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419:心灰意冷,跳樓! 試讀

2022-10-31 11:54 作者:德音不忘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419:心灰意冷,跳樓!

此時的方翠香非常絕望。
她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以為是母親變了,變得像個好母親。
可現在呢?
現實卻給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父母聯合起來把她給賣了。
賣給了一個年近七十的老頭。
這算什麼?
她對於父母來說,到底算什麼?
可笑啊!
李秀茹就站在門外,冷哼一聲道「人家石老先生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別鬼哭狼嚎的!丟不丟人!」
方翠香深吸一口氣,「媽,我就問您一句話,您是不是把我賣了?偉志根本就沒有開發什麼軟件,買車的錢就是賣我的錢對不對?」
有些事情細思極恐。
怪不得。
怪不得小姑一家都覺得事出有妖。
就她這麼愚蠢!
寧願相信虎毒不食子,也不相信母親要害她。
「伱以為你值幾個錢?就你那三兩肉,倒貼給人家人家都不願意要!還賣呢?你以為你是什麼千金大小姐嗎?你就是個從鄉下來的黃毛丫頭而已!」方翠香越想越生氣,到最後什麼髒話都罵出來了!
「媽!我和偉志都是您的孩子!您為什麼要這樣區別對待?小時候,因為我是姐姐,所以無論什麼事情您都要我讓着偉志,我們犯了錯誤,我錯了您打我,要是偉志錯了,您打的還是我!長大以後,為了讓偉志上學,我在班上年年年紀第一,可您卻以我學習不好為由,讓我輟學,我掙來的工資全部都給偉志當生活費!我自己一分不留!這些我都沒有任何怨言,因為偉志是我的親弟弟!可我換來了什麼?我不但沒有換來您的憐愛,我換來的卻是您把我賣掉!這到底是為什麼啊?同樣都是親生骨肉,您為什麼就不能公平點?我是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個用來交換金錢的物品!」
這些話字字誅心,讓方富貴掩面痛哭。
他從來都不知道,女兒竟然受了這麼多委屈。
方富貴看向李秀茹,「秀茹啊,要不還是算了吧,咱們.」
讓親生女兒嫁給一個七十多對的老頭,方富貴也是於心不忍。
「算什麼算!」李秀茹瞪了眼方富貴,只覺得這個男人是個窩囊廢,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你知道什麼?石老先生要什麼有什麼,馬上就要出國定居了!到時候她就是人人羨慕的富太太!還有咱們偉志,偉志不是一直想去U國留學讀研嗎?外面有人好辦事的道理你不是不懂!難道你要眼睜睜看着偉志的前程被這個死丫頭給毀掉嗎?」
提及兒子,方富貴臉上的神色變了變。
是啊。
方偉志是方家唯一的香火,他不能對方偉志不管不顧。
說到這裡,李秀茹壓低聲音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自己選,要這個死丫頭,還是要偉志!我看你就是個拎不清的夯貨!」
方富貴不再說話。
兒子和女兒。
明眼人都知道應該要選誰。
李秀茹看向房間門,怒罵道「你個不要臉小賤人,你有什麼資格跟偉志比!偉志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將來是要干大事的!你算什麼?你就是個絆腳石!」
聽着這些不堪入耳的話,方翠香身上的力氣彷彿在一瞬間被抽走,臉上慘白慘白的。
好半晌,方翠香才止住臉上的淚水,深吸一口氣,「媽,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我是您親生的嗎?」
這個答案對方翠香很重要。
如果她是李秀茹抱養的。
那她認命。
「你當然是我生的!」李秀茹接着道「小賤人我告訴你,你最好給我乖乖聽話!要不然老娘我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聽到這句話,方翠香靠在門上,無力的滑坐在地上。
她不甘心。
她更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怎麼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初三那年為了弟弟,她放棄了自己的學業。
好不容易熬到成年,她渴望能嫁個好丈夫,安安穩穩的做個家庭主婦,相夫教子。
她在心裏暗暗發誓,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重複自己的人生。
她會努力的成為一個好妻子,好母親。
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願望對她來說,就這麼難呢?
方翠香哽咽着再度開口,「媽,我求求您了,只要您不讓我嫁給那個老頭,我什麼都聽您的,您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死丫頭我告訴你,除非你死了,要不然,你必須嫁給石彪!」李秀茹這番話說的異常堅定。
畢竟,兩百萬的彩禮她已經收了。
方翠香痛苦的閉了閉眼睛。
為什麼?
為什麼命運要如此對她?
外面的方富貴聽到這話嘆了口氣,立即走到李秀茹身邊,壓低聲音道「秀茹,你別把話說的這麼絕,萬一孩子真想不開怎麼辦?」
李秀茹皺着眉,故意揚聲道「我說話聲音大怎麼了?那個小賤人還敢真的去死嗎?她要是真敢的話,那就去跳樓啊!」
這裡是頂層。
35樓。
方翠香敢跳嗎?
她不敢。
李秀茹很了解自己的女兒。
方翠香從小就膽小,還恐高,她怎麼敢跳樓?
思及此,李秀茹再度開口,接着道「她要是不敢跳樓的話,就去撞牆啊!死了到清凈了!」
方翠香的臉色從慘白轉至紙白。
有些話殺人誅心。
現在的她非常後悔。
後悔沒有把事情的原委告知小姑和韓文茵。
如果小姑知道的話,肯定會趕過來給自己撐腰的。
沒有電話。
屋裡也沒有電腦,她根本無法聯繫到小姑
方富貴再度嘆氣,「秀茹,你別這麼說。」
「你懂什麼!」李秀茹白了眼方富貴,「你也是個窩囊廢,要不然,我至於去賣女兒?還不都是你沒本事!」
聽到這番話,方富貴慚愧的低下頭。
屋內的方翠香依舊淚流不止。
「爸,求您救救我吧.」
聽着這樣的聲音,方富貴真的不難過嗎?
他很難過。
可難過又能怎麼樣呢?
他不可能因為一個丫頭片子就放棄了方偉志。
畢竟,兒子能傳宗接代。
方富貴走到門邊,頗為無奈的道「翠香,你就當是爸爸對不起你,爸爸沒有能力。那個石彪除了年紀大點,其他方面都很好,尤其是經濟條件,你媽去打聽過了,石彪今年雖然已經七十歲了,但是他還沒有子女。只要你嫁過去之後能給他生個兒子,以後就能繼承他所有的財產。」
「石彪在京城不但有小別墅,還有千萬存款。翠香啊,你自己什麼條件你也清楚,你能嫁給石彪這樣的人,真是咱們家走大運了!我和你媽都是為了你好,我希望你能理解。」
「爸,我不理解.」方翠香哭着嘶吼,「我不理解自己的親生父親會說出這種話來!您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嗎?」
方富貴再度嘆氣。
「翠香,你現在還小,不知道生活的難處,更不知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是爸爸不一樣,爸爸是從生活中走出來的,跟了石彪,你最起碼能少奮鬥五十年,你這樣想想,他一個七十歲的老頭子,還能活幾年?等他雙眼一閉,他的錢不就都是你和偉志的。」
「哈哈哈」方翠香直接笑出了聲,「爸,您還真是處處都想着您兒子!」
方富貴微微蹙眉,覺得方翠香這話說的有問題,什麼叫他兒子?
難道方偉志不是方翠香的親弟弟?
方富貴十分無奈的道「翠香,做人別那麼自私,偉志不僅僅是我的兒子,他還是你弟弟。身為姐姐,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應該想着弟弟,哪怕已經結婚生子。」
方翠香還是不懂事,沒有一個做姐姐的覺悟。
像她這樣,等嫁了人之後,肯定是不會搭理方偉志的。
看來李秀茹做的決定很正確。
與其白養一個女兒,還不如趁着她有用的時候,多收點彩禮錢,這樣還能給方偉志換來房子和車子
方翠香笑的連眼淚都出來了,「我自私?我自私?我放棄學業打工賺錢給他交學費,家裡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我都是讓着他,現在還要讓我為了他嫁給一個老頭子,現在卻成了我自私!」
回想自己着二十七年以來的人生,方翠香覺得自己就像個笑話。
她原本以為父母就是和所有傳統的老人一樣,有點重男輕女的思想而已,沒想到,父母從頭到尾就沒把她當個人。
她不過是個隨時為方偉志犧牲奉獻的物品而已。
「翠香,難道這些不是你這個姐姐該做得嗎?」方富貴嘆了口氣,「你以為就你為這個家付出了嗎?那我和你媽呢?我和你媽這些年來,省吃儉用是為了誰?為了養活你們倆,我們連一件新衣服都捨不得買!你應該好好反省下,孝順父母是不是應該的,幫助弟弟是不是應該的?你是姐姐,是這個家的長女,你為什麼一點覺悟都沒有呢?」
方翠香靠在門上,雙手抱着膝蓋,哭得不能自己,「所以,我必須嫁給那個老頭對嗎?」
「是的!你必須嫁!」方富貴接着道「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我們收了石彪三百萬的彩禮,你弟弟那輛車就是用彩禮錢買的,剩下的錢,我們打算給你弟弟在老家買一套房子!訂金也已經交了,現在你必須嫁!」
方翠香的嘴邊揚起一絲嘲諷的笑。
三百萬彩禮。
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竟然這麼值錢。
想了想,方富貴又嘆了口氣,接着道「翠香,我希望你能多為我和你媽考慮考慮。咱們家剛被騙八十萬,以我和你媽的能力,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掙到八十萬的,你又不是茵茵,那麼有本事!你更不可能給你弟弟買車買房,所以我們只能想其他辦法!你就當報了我和你媽的養育之恩行不行?畢竟,要是沒有我們的話,也不會有你!」
「翠香,我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好孩子,所以你應該會答應的對不對?除非,你想眼睜睜的看着我和你媽去死!」
「好。」方翠香淡淡說出一個字。
此時此刻,她的眼淚都流幹了,眼神空洞。
聞言,方富貴驚喜的道「翠香,你說什麼?」
「我說好。」方翠香深吸一口氣,「為了報答您和我媽的養育之恩,我嫁。」
「真的嗎?」方富貴不敢置信的問道。
「您不信?」方翠香反問。
「信信信,」方富貴連連點頭,方翠香從小就是個老實聽話的好孩子,他怎麼可能不信?「翠香啊你等着,我馬上就去找鑰匙放你出來!」
邊上的李秀茹也露出滿意的神色。
不過,她並不意外。
這件事一直在她的意料之中。
畢竟,方翠香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
方富貴找來鑰匙,打開房門。
方翠香已經從地上站起來了,臉上雖然已經沒有了淚水,可雙眼卻紅腫不已。
方富貴顧不得想太多,笑看方翠香,「翠香,你真的想通了?」
「嗯。」方翠香點點頭。
方富貴笑着道「想通了好,翠香,等你真正結婚過日子之後,就知道,我和你媽真的是為你好。」
此時此刻,李秀茹也變了一副嘴臉,笑着道「翠香啊,你爸爸說的對,有一句老話說的好,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人父母,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過上好日子呢?你說是不是?」
說到最後,李秀茹抓起方翠香的雙手。
畢竟方翠香馬上就要嫁人了。
一旦嫁人,便會脫離掌控,為了讓方翠香以後心甘情願的幫助方偉志,所以她當然要討好方翠香。
方翠香就這麼看着李秀茹,沒說話,也沒有掙扎。
仔細去看的話,便會發現,她的眼睛已經沒有光了,就像壞掉的燈泡。
暗沉無比。
李秀茹拉着方翠香的手,語重心長的道「翠香啊,這偉志畢竟是你的親弟弟,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是你在娘家最大的依靠,偉志的榮耀就是你的榮耀,所以等你去了國外之後,可千萬不要忘了你弟弟!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要把偉志放在第一位,哪怕將來有了孩子!」
方翠香的孩子哪比得上方偉志?
將方翠香遲遲不說話,李秀茹接着催促道「你聽到沒?」
跟個死人一樣。
李秀茹嫌惡不已,卻沒有表現出來。
方翠香擠出一絲微笑,「好的媽媽。」
李秀茹非常開心,「這才對嘛!媽媽的傻女兒,你要是剛剛就這麼聽話的話,也不至於跟爸爸媽媽鬧成這樣的。」
方翠香臉上看不出什麼神色。
須臾,李秀茹看向方富貴,接着道「馬上翠香就要出國了,你去買點滷菜回來,晚上咱們好好聚一下。」
「好的。」方富貴點點頭,「我這就去。」
方翠香站起來,「我跟您一起去。」
方富貴怕方翠香趁機跑了,剛想拒絕,卻聽李秀茹道「你們父女倆一起去吧,以後這樣的機會也不多了。」
李秀茹一點也不怕方翠香跑了。
因為她無處可跑。
方翠香的手機,身份證件,全被李秀茹鎖了起來。
妻子開口,方富貴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一路上都把方翠香看得很緊,生怕方翠香跑了。
不多時,兩人就到了菜市場。
正在買菜的時候,正好碰到方翠香的同事,也是他們流水線的組長張強。
張強一直都很喜歡方翠香。
看到方翠香,他很興奮,「方翠香!」
「張組長。」方翠香抬頭。
張強的目光落在邊上的方富貴身上,「這位是叔叔嗎?」
聞言,方翠香點點頭,「他是我爸。」
張強立即朝方富貴鞠了一躬,「叔叔您好,我是張強,今年二十八歲。我老家也是南城的,我們家在南城市裡有一套房子。」
張強早就有回鄉打拚的願望。
可他又放不下方翠香,想等方翠香一起回去,誰知方翠香突然辭職,原本張強已經萬念俱灰,今天在菜市場又碰到方翠香,讓張強很興奮。
方富貴有些莫名其妙的,這小夥子有點意思,第一次見面跟他說這些做什麼?
張強看向方翠香,接着道「你辭職後去哪兒了?」
方翠香回答,「我要結婚了。」
這個回答猶如晴天霹靂。
結婚了?
張強頓時都不知道怎麼呼吸了,「你跟誰結婚?」
「一個你不認識的人,」方翠香接着道「婚後我們會去國外定居。」
她將一切說得非常美好,臉上也帶着幸福的笑。
張強傻眼了,渾身的力氣彷彿在一瞬間被抽干。
這是他喜歡了好幾年的人。
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你,你在騙我吧?」張強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
方富貴也看出了張強的心思,接着道「小夥子,我們家翠香沒有騙你。她確實馬上就要結婚了,我那個未來女婿是京城本地人,非常厲害,等結婚後,就會帶着翠香去國外。」
一句話說完,方富貴便拽走方翠香。
方翠香回頭看向張強,笑着道「張組長,祝你幸福。」
張強站在原地,半天都緩不過來神。
事情
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張強甚至都沒有注意到,方翠香的眼睛很紅。
經歷過這件事之後,方富貴也鬆了口氣,他知道,方翠香這是認命。
一旦認命,就不會再做無畏的掙扎。
所以,不用再擔心方翠香會跑了。
第二日,石彪按時送來婚紗。
正紅色的秀禾服。
方翠香摸着柔順的布料,心想,這一定很貴吧?
有錢就是好。
來送婚紗的是石彪的司機。
司機看向方翠香,「方小姐,石老先生讓我轉告您,接下來,您什麼都不用做,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給他打電話就行。這是石老先生的名片。」
李秀茹立即一把接過名片,滿臉笑容,「謝謝你啊小夥子。」
「不客氣,」司機臉上保持着禮貌的笑容,「方先生方太太,那我就先走了。」
司機轉身離開,目光掠過方翠香的時候,眼底多少都來了幾分同情。
風華正茂的年輕小姑娘,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錢就這麼好?
唉!
方翠香只當沒有看到司機的眼神。
司機走後,屋內再次傳來腳步聲。
是方偉志。
這兩天,方偉志的心情特別好,尤其是看到室友們那羨慕的眼神時。
可一回到家,方偉志臉上的笑容就消失全無。
看到寶貝兒子回來,李秀茹立即關心的道「偉志你吃了沒?要是沒吃的話,我現在就去給你做!」
「我不餓。」方偉志搖搖頭。
李秀茹接着道「對了偉志你明天有空嗎?」
「沒空,明天滿課。」方偉志回答。
聞言,李秀茹眼底全是可惜的神色,「你姐姐明天大喜的日子,你要不請個假送送你姐姐?」
方翠香也抬頭看向方偉志。
方偉志不耐煩的道「請不了。」
李秀茹還想再說些什麼,方富貴笑着道「孩子學習要緊,我想翠香肯定也不會介意的。反正以後見面的日子還有很多。」
李秀茹笑着點點頭,方富貴說的對,什麼也比不上方偉志的前途重要。
方偉志懶得跟父母廢話。
他們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賣,跟這種人,有什麼可說的?
方偉志看不起這種人!
方翠香跟着方偉志一起來到他的房間。
看到方翠香進來,方偉志臉上全是嫌惡的神色,「你來幹什麼?」
他這個姐姐,沒什麼文化不說,還心比天高!
他跟方翠香不是一路人。
方翠香努力的揚起笑容,「偉志,你希望我嫁給那個老頭嗎?」
「事情你已經做了,何必還要再來問我?」方偉志反問道。
方翠香臉上的笑容更加濃烈,「偉志,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選的嗎?」
「難道不是嗎?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選擇,得到什麼就要失去什麼!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願的,何必要擺出一副你很委屈的樣子?」又賣又立,這樣沒意思,還噁心。
方翠香點點頭,「是啊,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選的,我能怪誰呢?」
說著,方翠香就離開了方偉志的房間。
看到方翠香進了方偉志的房間,李秀茹滿臉緊張,立即來到方偉志的房間,看向方偉志,「她沒欺負你吧?」
「沒有。」方偉志道。
聞言,方翠香鬆了口氣。
真是嚇死她了。
很快,就到了第三天。
今天是石彪來接親的日子。
一大早,方翠香就醒了,她安安靜靜的穿好秀禾服。
凌晨四點,化妝師準時來到方家。
方翠香配合化妝師上妝。
化妝師笑着道「方小姐,您的皮膚底子很好,上妝一點都不卡粉。是不是昨天晚上有敷過面膜。」
面膜?
方翠香搖搖頭,「我從不用那些東西。」
身為女孩子,誰不希望自己每天都能打扮得美美的呢?
但條件不允許方翠香這麼做。
因為她的工資要上繳。
打工十年,她沒有給自己買過一個包,一套護膚品,她甚至連敷面膜的步驟都不知道。
她的人生里已經沒有她自己了。
今後,她能做的,只有認命。
聞言,化妝師驚訝的道「不護膚也這麼好,如果精心護膚的話,肯定會更好的。」
「可能吧。」方翠香笑着道。
看到方翠香臉上的笑容,化妝師楞了下。
這個新娘好像有些奇怪。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可她看上去卻並不開心。
化妝師雖然心裏很是疑惑,但還是沒有多問,繼續化妝。
兩個小時後,一個精緻的妝容就化好了,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方翠香微微揚唇。
感謝石彪。
她還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自己。
原來,她穿上嫁衣是這樣的。
可惜。
不能將時間永遠的定格在這一刻。
小沈是促成方翠香和石彪的兩人的紅娘,她拿起梳子,笑着說吉祥話,「一梳梳到頭,一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孫.」
聽到這些話,方翠香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多子又多孫。
好一個多子又多孫。
小沈也覺得今天的方翠香有些奇怪,「方小姐,你笑什麼?」
「今天這樣大喜的日子,難道我不應該笑嗎?」方翠香反問道。
「該笑的該笑的。」小沈連連點頭。
笑是應該笑的,可小沈總覺得這樣的笑容太陰森了。
不過,這條路是方翠香自己選的,她也怨不得其他人。
早上八點。
石彪穿着紅色的喜服,捧着鮮花,準時來接新娘子。
看到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新郎,化妝師楞了下,她這才明白方翠香為何滿臉愁容。
原來
化妝師工作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遇到雙方年齡差這麼多的。
這父母也能同意?
活久見!
石彪站在方富貴和李秀茹面前,笑着改口道「爸媽。」
李秀茹不住地點頭,「好,好。」
方富貴將方翠香的手遞到石彪手裡,滿臉笑意的道「我們家翠香以後交給你了。」
兩人順利完婚,就代表石彪會立即支付一百萬的彩禮。
這換成誰,誰都會開心不已。
「爸媽你們放心,我一定不辜負二老的期望。」石彪緊緊的抓住方翠香的手。
這一刻。
方翠香只覺得無比的噁心。
「翠香,咱們走吧,以後你就是石家的女主人。」
方翠香被石彪牽着走出門。
就在剛走出方家大門的時候,方翠香回頭看了眼站在那裡父母,和自己曾經住過的客廳,而後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掙脫石彪的手,朝樓道內開着的窗戶一躍而去。
幾乎沒有一絲猶豫。
砰!
樓下傳來一聲巨響。
寶們大家早上好鴨~
明天見mua!(*╯3╰)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