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逐出家族秦年
逐出家族秦年

逐出家族秦年秦年慕容雪

標籤: 徐年 白天寒 逐出家族秦年 都市
都市類型《逐出家族秦年》,現已上架,主角是徐年白天寒,作者「秦年慕容雪」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火爆玄幻、熱血爽文】他曾經被父親打成廢物逐出家門,卻是史上最牛逼的天才。神界女帝?那是我的女人!魔界大尊?那是我徒弟!妖界龍神?那是我坐騎!惹我徐年者,死!觸我徐年逆鱗者,生不如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2: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當年仙界神跡一別,你便消失了,是去了哪?」徐年一邊跟着洪溪,一邊開口問道。
「當年神跡中,我們被陣法分開,然後我便順利的得到真凰血脈,然後我便被傳送到了別的地方。」洪溪說道。
徐年點點頭。
他也猜到了。
「那後來呢,你怎麼會出現在罪神島?」徐年疑惑問道。
「之後我便一心修行,飛升之後,就出現在了罪神島,罪神島內很殘酷,為了自保,我只有殺人,不過也因為殺人我的修為得以突飛猛進。」洪溪淡淡道。
徐年點點頭。
他能夠感受到洪溪所經歷的殘酷,否則也不可能擁有今天這樣的實力。
「我找你來,是為了請你幫忙。」洪溪想了想突然說道。
「什麼事?」徐年問道。
「你應該知道我修鍊的乃是殺人經,修行此功法,需要斷七情,絕六欲,可如今我遇到了一個瓶頸。」洪溪想了想道。
「斷七情絕六欲,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真的能夠做到,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徐年搖頭道。
當初他就曾經勸說過洪溪。
可是後者並不聽。
沒有了七情六慾,就算成為至尊又有什麼意義。
「我沒有別的選擇,殺人經是我唯一的選擇。」洪溪卻是眼神堅定道。
「變強有很多方法,何必如此,說吧,需要我幫什麼,如果我能夠做到,我會儘力幫忙。」徐年嘆息道。
「我打算進入荒天戰場,據說在那裡可以快速提升實力。」洪溪繼續說道。
「嗯,荒天戰場,擁有很強的本源之力,如果能夠得到關於本源能量的寶物,確實可以快速提升實力。」徐年點頭道。
「我想跟你借一物,只要你答應,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洪溪說道。
「何物?」徐年詫異道。
「破虛門的戒指!」洪溪道。
「破虛門的戒指?」徐年一愣。
這才想起來,他曾經得到過一個神秘戒指。
夜天神帝曾經說過,這枚戒指的價值,一點不亞於混沌神殿。
只是他當初沒能打開,後來又嘗試了幾次,都沒能打開,所以漸漸地此物就被他給遺忘了。
心意一動,一枚古樸無比的戒指便出現在其手中。
這戒指古老而又玄妙,據說是一個古老宗門的戒指。
「沒錯,就是此物,果然在你的手中。」洪溪當即道。
徐年微微一愣「這戒指到底有什麼作用?」
「此物乃是破虛門的至寶,其實戒指本身就只是一個神器,算是先天靈寶級別,但是上面被神帝級彆強者施加了封印,需要以特定的手法才能打開,背後隱藏着一個巨大的秘密。」洪溪說道。
「神帝級彆強者加了封印?怪不得我一直無法打開。」徐年恍然道。
「如果你知道這戒指背後的秘密,恐怕你就無法淡定了,因為這戒指關乎到破虛門宗門的秘藏所在,其中有破虛門三位神帝級強者的全部傳承,而殺人經便是破虛門其中一名神帝所創。」洪溪道。
「原來如此,那此物便給你吧。」徐年將破虛門的戒指丟了過去。
後者一臉驚訝。
「你就這麼將此物給我了?」洪溪詫異問道。
「不然呢?此物雖然關係到破虛門的寶藏,但對我來說,意義不大,它既然對你有用,給你便是。」徐年毫不在意道。
之前夜天神帝說此物價值不菲,甚至在混沌神殿之上。
他還以為這戒指本身是什麼很厲害的渾沌靈寶。
原來是因為它背後所牽扯的秘密。
這樣一來,徐年對它的興趣就不大了。
到了神王級別,提升自身實力,靠的主要是感悟。
既然破虛門和洪溪有關,給她又何妨?
「謝謝!」洪溪看了一眼徐年道。
徐年擺了擺手「雖然我還是想勸你放棄修鍊殺人經,但你有自己的選擇,我只能祝你實現自己的目標。」
洪溪點點頭。
「我們到了!」
洪溪帶着徐年來到一處宅院前。
徐年一愣,洪溪帶着他來這裡做什麼。
不過徐年還是跟着洪溪走進了宅院。
一走入宅院,陣法便自動開啟。
整個宅院完全被屏蔽,哪怕是神尊級彆強者也不可能進入。
徐年疑惑。
然而下一刻,讓他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洪溪開始緩緩的褪下自己的衣裙,緩緩說道「徐年,你知道這些年我的殺人經為何無法大成嗎?」
「為何?」徐年將頭撇向一旁。
「因為你,不知何時,你已經在我心中種下影子,我需要斬七情六慾,可心中始終無法斬破你的影子。」洪溪說道。
「所以……你想做什麼?」徐年震驚道。
沒想到洪溪會說出這樣的話。
「殺人經我是必須要修鍊,至於對你的感情,我打算用另一種方式結束,不破不立,唯有得到之後,才能徹底斬斷這份感情。」洪溪說道。
「不一定需要這麼做吧?」徐年一桿尷尬道。
此刻洪溪已經脫下自己的外衣,露出柔軟的貼身服飾,曼妙的身材展現的玲離盡致。
「你不願意?」洪溪眉頭微蹙道。
「願意,不過……」徐年不知道該怎麼說。
要說他對洪溪沒有好感那絕對是假的。
所以洪溪現在說出這番話,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既然願意,便不要猶豫了,也僅此一次,此事過後,我會徹底斬斷我的七情六慾,到時候你我便是陌路之人。」洪溪說道。
說完便徹底蛻下衣物。
徐年見狀也不再糾結,將洪溪摟在懷裡。
第二天清晨,等徐年醒來。
洪溪已經離開了。
她沒有給徐年留下任何的東西。
顯然她想要徹底斬斷與徐年的一切,昨晚的放縱也是她內心最後的瘋狂。
徐年無奈的搖了搖頭。
收拾好心情,重新找到了薛禮和關清月。
後者看着徐年,眼神狐疑。
顯然徐年一夜未歸,一定是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當然徐年也懶得跟她說什麼。
「大人,今天便是拍賣會開始的日子,我們走吧。」薛禮則是說道。
「好,前面帶路!」徐年回應道。
於是便跟着薛禮,一起前往拍賣場。
對於這場拍賣會,徐年也好奇,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寶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