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拍兩散全文閱讀
一拍兩散全文閱讀

一拍兩散全文閱讀陳念徐晏清

標籤: 一拍兩散全文閱讀 徐晏清 都市 陳念
熱門小說《一拍兩散全文閱讀》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陳念徐晏清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陳念徐晏清」,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0: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僵持許久。
傅慧芳側開身,說「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等徐振生進浴室,他沒用那浴缸里的水,他從來也不會泡澡,這種行為是多此一舉。
當然,傅慧芳做的每一件事,在他眼裡都是多此一舉,讓人嫌惡。
那是徐漢義給他找的妻子。
令人噁心的妻子。
翌日清晨。
徐振生快到單位的時候,就接到了單位里來的電話,說是有人找他,而這個人情緒很不穩定,打傷了幾個保安,他們要報警的時候,那人就跑走了,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徐振生到了單位,先去了一趟保安部門,看了一下監控。
看清楚來人的面目。
保安隊長問「您認識這個人嗎?」
視頻內,男人躁狂的樣子被全部拍了下來。
徐振生搖了搖頭,「沒什麼印象。」
他沒有把話說死。
「那您最近要小心一點,我也會叫人加強管控,若是看到這個人一定第一時間把人扣下來,送到警局去。」
徐振生回了自己辦公室,他點了根煙,慢慢抽起來。
那人是李碩。
徐振生眯縫了眼睛,面色微沉,手裡的煙燃的很快,沒幾下就抽完了。
他將煙頭,用力的摁滅在煙灰缸。
整個煙頭極近扭曲。
……
徐晏清還是讓陳念住在蘇園。
他重新回了醫院上班。
鄭擎西鼻骨骨折嚴重,留院觀察一周。
李岸浦安排了人在鄭擎西身邊照顧着,魏琴走了以後,倒是沒有消失。
這一周,她還是跟往常一樣,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每天會來一趟醫院給鄭擎西送飯,還有給他拿葯。
他現在情緒病嚴重,需要藥物控制。
要不然,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來。
徐晏清把鄭擎西打成這樣,幾乎整個九院都知道了。
徐晏清回來以後,劉博仁讓他去鄭擎西那邊看一眼,雖說是鄭擎西先出口成臟,但打人總也是不對的。
徐晏清沒表態。
劉博仁覺得,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徐晏清整個人都有點變化,但又說不出哪兒變了。
劉博仁說「老湯想你下個月過去他那邊,出國日子給你提前了,他希望你出國之前,在他那邊待一段時間。」
「跟我說了,到時候再說。」
劉博仁看他不怎麼上心,想了一下,說「我想了一下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話,是我的問題。醫生也是人,連機器都會有出錯的事情,更何況是人。我不該因為你優秀,而認為那五秒鐘是你不想救。沒有一個醫生會不想救人。」
「在醫生眼裡,先是生命,才是其他。我相信你的職業操守,對不起。」
劉博仁態度真誠。
徐晏清抬了眼,對上劉博仁的目光。
劉博仁起身,走到他身側,拍拍他的肩膀,說「你爺爺也是這樣說。他絕對相信你的人品。」
徐晏清只揚了一下嘴角。
出了劉博仁的辦公室,他去看了看鄭擎西。
正好碰到李岸浦。
今天,鄭擎西要出院了。
徐晏清像是沒看到他,直接進了病房。
李岸浦眉梢一挑,冷嗤一聲。
徐晏清給李碩打不知名藥物的事兒,尉邢跟李岸浦說了。
人放出去了,他們也安排了人盯着。
李岸浦也沒說什麼。
正事是正事,私人問題是私人問題。
徐晏清簡單了解了鄭擎西的情況,還算好,回家去養着就行。
魏琴這會也在,在給鄭擎西收拾東西。
看到徐晏清,她不由想到陳念在她耳邊說的話。
雖然最近她身上什麼都沒發生,但她不覺得自己就會沒事。
「余安。」她主動的跟徐晏清搭話。
徐晏清一個眼風掃過去,他不喜歡余安這個名字,更不喜歡有人在這個時候,還跟他提余安。
只陳念除外。
陳念給徐晏清說過這個女人的事兒,以前跟在陳淑雲身邊的人,陳念有記憶以來,魏琴就已經在陳淑雲身邊了。
不管她最開始是誰的人,最後都成了盛嵐初的人。
魏琴被徐晏清這一眼給嚇住,心口一顫,剛想好的話,一下子就全部都說不出來了。
鄭擎西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心煩到不行,但吃了葯,他還能控制住,只催促說「我要回家!」
他其實也很後悔,很後悔在農家樂出手,跟陳念鬧起來。
盛嵐初反覆囑咐他,讓他遠離是非,要他重新生活。
當然,盛嵐初說這些的內在含義,是讓他好好蓄力,有朝一日東山再起。
畢竟鄭擎西還那麼年輕。
盛嵐初還存着這最後一點希望,她這人,從來不會被絕境打倒,除非她死掉,再無可能。
老天爺不會堵死任何一個人的路。
她在魏琴這裡留下最後一條路,她在拘留所里,幾乎每天都會因自己這樣的安排而笑醒。
她篤定鄭擎西是聰明的,起碼比她要聰明,一定明白她的用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她篤定鄭擎西平日里雖然胡鬧,但真的出了事,是能夠擔起重責的。
可是盛嵐初高估了鄭擎西。
鄭擎西後悔的情緒越深,他的情緒就越容易激動,很難自控。
這時,李岸浦推開門,抱着胳膊,靠在門邊,說「我送你們回家。」
魏琴他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徐晏清只是隨便過來看一眼,並不搭理這些事兒。
李岸浦進來,他就回了科室。
李岸浦帶着兩人離開醫院,上了商務車。
李岸浦把鄭擎西弄在另一輛車上,自己跟魏琴單獨坐一輛。
不過李岸浦什麼也沒說,但這種沉悶到極致的氣氛,反倒讓魏琴更加的坐立不安。
她現在只覺得,鄭擎西就是個蠢貨。
車子進了陸宅。
李薇安在花房裡修剪盆栽,李岸浦帶着人過去的時候,李薇安剛剛剪壞了一盆。
她放下剪子,喝了一口茶,不再動。
她抬起眼,看向魏琴,就這麼看了許久,說「我是戚靜姝。」
魏琴微微瞠目,顯然眼前的人跟她記憶力的人,長相有些出入,但再仔細看,倒是能看出來影子。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還能見到戚家的小姐。
她明明打聽到,戚小姐已經病死了。
李薇安笑說「這些年,過的舒服嗎?果然是我媽看中的人,確實很有能耐,並且主意很大,知道為自己打算。瞧瞧你現在的樣子,可是比我要舒服很多。我可真是沒想到,我還能見到你本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