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代狂君
一代狂君

一代狂君妖刀

標籤: 一代狂君 秦雲 蕭翦 都市
《一代狂君》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妖刀」的火熱小說。講述了:穿越大夏成為皇帝,率先推倒蕭淑妃,從此香閨羅帳,醉心三千佳麗。但權臣當道,國庫空虛,異族虎視眈眈的問題接踵而來。秦雲,只好提起屠刀,成為一代暴君!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2:0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哈哈哈,這樣就對了。」
「諸位愛卿你們也一樣,速速落座吧,不要站着了,朕看着脖子也難受。」秦雲打趣似的說道。
眾人立刻笑呵呵的,連忙入座,氣氛很是容器啊。
秦雲端起來一杯酒「魏愛卿,還有諸位愛卿,來,朕敬你們,敬你們嘔心瀝血,為國為民為朕,做出的一切努力和犧牲!」
「你們的付出,終將銘記在史書之上,不會被歲月侵蝕,必將萬古流芳!」
他鏗鏘有力的說道,是褒獎,亦是事實。
頓時,朝臣們感動的稀里糊塗,連脊背都下意識的挺直了,立刻要站起來。
誰知道,秦雲又立刻道「全部不許站,不許跪,今夜咱們就這樣喝酒了,暢快一些!」
聞言,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不合規矩啊,太逾越了。
一旁的魏徵嘴皮子動了動,有些蠢蠢欲動。
蕭雨湘滿臉母儀天下的笑容,立刻端起酒杯道。
「諸位愛卿,陛下連年征戰,已經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實在是脖子不舒服,諸位照顧陛下身體,還是坐着說話吧,僅此一次。」
她溫和的語氣,和讓人挑不出毛病的原因,瞬間讓大臣們不再猶豫。
就連魏徵話到嘴邊,也吞了回去。
不合規矩,被活生生升華了。
秦雲吃驚的看向一旁的湘兒,眼睛睜大,這兩年,她成長了啊!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斗膽,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杯酒,微臣祝陛下龍體安康,萬壽無疆!」
「老臣祝我大夏,萬代永昌!」
「微臣祝……」
眾人坐着異口同聲,眼神中有堅定,有對秦雲的愛戴。
繼而所有人仰頭痛飲。
「哈哈哈,好,朕也幹了!」
秦雲仰頭,極其豪氣的喝了整整一杯。
辛辣的味道,瞬間上頭,讓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旁的蕭雨湘和慕容舜華相繼給他擦拭嘴角,很是賢惠。
群臣們,笑容滿臉,是由心的高興,但有些過於內斂。
秦雲見狀,感覺他們還有些局促,似乎不怎麼放得開。
暗想道,這些傢伙在自己府上,找幾個舞姬恐怕比誰都玩的嗨吧?
「來人!」
「奏樂!」
「起舞!」
他接連大喝,雷厲風行。
這些節目,無論放到任何時代都是不過時的,而且極容易帶動氣氛。
頓時,一個個大臣們露出了笑容!
迅速開始交頭接耳,議論起來。
大宴,怎能少了這些東西?
緊接着,帝都最好的樂師,以及一些舞姬陸續登場,剛一出場,就贏得了文武百官們的肯定和矚目。
宴會也由此拉開序幕。
琵琶弦驚動九天!
流水丹衣舞四方!
美人如畫,雖無金戈鐵馬,但有美酒佳肴,也不失是一盛事。
大家們逐漸擺脫了局促,開始高談闊論,開始談笑風生,相互敬酒。
整個華貴富麗的未央宮,開始熱鬧起來,給人以一種盛大的感覺!
千葉,玲瓏都是第一次來大夏,從進入本土開始,她們就一直在驚嘆,直到現在,她們才意識到這個國家就像這未央宮一樣!
盛大,繁榮!
酒過三巡,秦雲叫來了負責「安保工作」的豐老,特地拉他也坐到了自己身邊。
豐老比起魏徵,要更加手足無措。
「豐老,還記得嗎?朕曾經說過當朕立於絕巔之時,一定要你站在朕的身邊,俯瞰這萬里河山!」
「今日未央宮極樂大宴,朕先履行一半!」秦雲握住了蒼老的手。
豐老的眼角微微濕潤,聲音嘶啞,感慨而慶幸道「多謝陛下!」
「老奴一生,已別無所求。」
「即便就此老死,也可含笑九泉!」
秦雲笑呵呵的用力握了握他的手「那不行!」
「你可不能走朕前面。」
此言一出,豐老立刻露出了一個笑容,自己那不是成了老妖怪了?
一旁。
慕容舜華何等聽力,雖然這裡噪雜,但她還是清楚聽到了重點。
朕先履行一半?
履行一半是什麼意思?
也就是還沒有到達頂峰?還要打仗?
她的一雙黛眉微微蹙起,風華絕代的臉上浮現了一絲不高興。
這才剛回來,誰聽見了能高興?她已經思念和擔心了兩年,難道還要重來?
並且而今大夏能打的仗,不是北方匈奴,就是西方諸國,而這一切都跟一個女人有牽扯。
最終,她幽幽嘆了一口氣,想着以後再跟秦雲談談。
而後不久。
秦雲帶着年幼的秦睿,已經以水代酒,向文武百官們問好了。
一口一個叔叔伯伯,親切而毫無架子,讓所有大臣是眉開眼笑,受寵若驚,愛戴無比。
這彷彿不是帝王大宴,而是家宴。
有心人都知道,這是陛下在為太子鋪路了。
得到文武大臣,各方權貴的擁護,是坐穩天下的關鍵,而不是僅靠血脈就完全可以的。
整個大宴,一直持續到了深夜。
秦雲見到了許多故人,項勝男的父親,察察哈爾的王,還有阿良等等。
這些都是他這兩年沒有看到的面孔了,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許多大臣們都喝醉了,被錦衣衛送出了宮。
而秦雲自然也是如此,醉的一塌糊塗,比一醉方休還要一醉方休。
單單是後宮佳麗,他都喝了二十多杯,雖然大夏的酒沒有經過蒸餾,一點也不醉人,但也架不住這麼猛喝。
而且氣氛到了,人是很容易醉的。
他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揉了揉發昏的頭,口乾舌燥,直接坐了起來。
聽聞動靜。
蕭雨湘一身宮裝,雍容華貴,立刻趕了進來。
還有慕容舜華也在,看樣子是一大早來的養心殿。
「陛下醒了?」
秦雲恩了一聲,拍了拍腦門,疼的厲害。
「給朕打盆熱水來。」
蕭雨湘心疼不已,立刻去辦。
秦雲則順勢直接扎進了慕容舜華的懷中,一股香風沁入鼻子,讓人心曠神怡,他忍不住使勁的鑽了幾下。
慕容舜華絕美孤傲的臉蛋,憋着笑意「你莫不是成了三歲孩子了?」
秦雲睜開一隻眼,往上看她,這樣的死亡視角,她都美的不可方物。
「掌教媳婦兒,權當朕就是個孩子吧?」
說著,他的手竟是要去扒拉慕容舜華的月錦宮裝。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