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蕭崢小月的小說
蕭崢小月的小說

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

標籤: 蕭崢 蕭崢小月的小說 都市 金輝
《蕭崢小月的小說》是網絡作者「執掌風雲」創作的都市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蕭崢金輝,詳情概述: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5: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就是這天上午,李海燕跟往常一樣起得頗早,她洗漱完畢,習慣性地打開手機,查看來電顯示、短訊、qq留言和信箱等等,看看是否有跟她聯繫的重要信息,要是關係到自己領導肖靜宇的重要信息,她得馬上處理。
然而,她剛打開不久,就看到網上跳出了一條鏈接,不小心點進去,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出現了自己的「師父」蕭崢和他縣裡一個女紀委書記納俊英的緋聞照片和視頻。那一瞬間,李海燕感覺整個人都繃緊了,嘴裏都有苦澀的味道,不過很快,她就冷靜下來,想着,這是真的嘛?
這不可能的!李海燕几乎本能地想起,在鄉鎮的時候,她曾經還到蕭崢的宿舍去過夜了,那時候的他,還只是陳虹的男朋友,兩個人也不經常一起,他應該也有蠢蠢欲動吧,可他還是克制住了,什麼也沒做。現在他衝破重重困難,和肖書記結了婚,他又怎麼會和手下的女紀委書記做那種事呢?
李海燕又把那些照片和視頻都審查了一遍,她還看到了女紀委書記的側臉,確實是有些姿色的,但是跟她李海燕相比,也不過伯仲之間,和肖書記相比,那還是存在明顯差距的。更何況,肖書記目前懷孕,這點師父蕭崢比誰都清楚。憑他的人品,他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李海燕對師父蕭崢還是有充分信心的!
只不過,讓李海燕糾結的是,網上發生的事情,要不要對肖靜宇說?她要是看到了,會作何感想?肖靜宇畢竟懷着孕,人在孕期,往往比較敏感。要是她看到之後,心情起落間,動了胎氣怎麼辦?
李海燕想把這個事隱瞞下來,不讓肖靜宇知道。可轉念一想,不對,網上的事情,傳播有多快?她李海燕都看到了,那麼整個鏡州市那麼多人,就沒有人看到?這是不可能的!與其讓別人在背後議論,與其讓別人告訴肖靜宇,還不如李海燕來告訴她。這樣,她還有足夠的時間來安慰肖靜宇。
當然,在這之前,李海燕首先要給自己的師父蕭崢打電話,不知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然而,電話打通之後,卻一直沒有人接。師父自己應該早就看到了,或許目前正在處理吧?會不會被紀委叫去談話了?李海燕心裏不由替自己的師父蕭崢擔憂了。然而,此時,擔憂也解決不了問題。
於是,李海燕就拿上了自己的提包,出了自己的房間,敲門進入了肖靜宇的房間。
沒想到肖靜宇這會兒已經醒了,不過,她還只是穿着一件睡裙,肌膚如玉、散發隱隱輝光,然而她的肚子明顯凸起,將睡裙撐起了一些,形成一個美好的弧度。這個弧度代表着生命的成長。然而,肖靜宇的手中卻拿着手機,神情如常,但是李海燕還是隱隱感覺,肖靜宇已經看到了關於蕭崢和納俊英的緋聞照片和視頻。「海燕,你是不是也看到了?」肖靜宇轉過臉,看着李海燕。
李海燕不會騙她,點頭道「是的,肖書記,我已經看到了。」肖靜宇問道「你相信嗎?」李海燕立刻搖頭道「我不相信。」肖靜宇看着她「你不相信的理由是什麼?」
李海燕的理由,就是她曾經在蕭崢的床上過夜,可蕭崢並沒有趁人之危。然而,這個理由,李海燕說不出口,也不能用這件事情來增添肖靜宇的煩惱,她道「很明顯,有人要拿這些照片和視頻做文章。當前,省·委熊書記還在寧甘考察,某些人將這些照片和視頻在網上擴散,目的就是為讓熊書記對蕭書記產生不好的印象。」
肖靜宇微微點頭,然後又問道「海燕,要是你師父,真的和人有什麼,你說我該怎麼辦?」李海燕怔了下,這個問題,她還真的沒有考慮過,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房間里一下子靜默得讓人不適。
這個時候,肖靜宇的手機忽然響了。肖靜宇看看屏幕,是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方婭打過來的。可見,方婭肯定也看到了那些照片和視頻。肖靜宇接起了電話。
「女人,你老公的那些照片、視頻,在網上,看到了吧?」方婭的聲音傳了過來。肖靜宇問道「方婭,你是來嘲笑我的?」方婭道「沒錯。我猜你,肯定心裏也在猶豫,要不要相信網上的照片吧?」肖靜宇沒有說話。
方婭道「你覺得,照片中的納俊英,跟我相比,誰的誘惑力更強一點?」肖靜宇真的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時候了,方婭竟然還在比誰的誘惑力更大
最新章節!
力更大一些。然而,對方婭的問題,肖靜宇向來也會順着回答一句「你。」
方婭在手機那端笑了「這就對了!我和蕭崢單獨在一起的時間也有過,說實話,我隨時隨地都會挑逗他一下,不過他從來都沒有就範過。所以,就算全世界都懷疑他,我是相信他的。」肖靜宇聲音裡帶着點賭氣,道「那你就相信他吧,這是你的事情。」
方婭繼續笑道「你要是不相信他,那麼就早點把他讓給我吧!」肖靜宇不由嗤地笑了一聲「你做白日夢!」方婭道「看來,你已經想明白了。那我就放心了。另外,我想對你說,你老公也沒那麼笨,會讓人平白拍到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同在房間的視頻,他肯定還有後招。他這個人,我再了解不過,鬼點子多着呢!」
聽到這句話,肖靜宇心裏莫名一松。方婭的這個想法,與她不謀而合。她在網上看到這些照片和視頻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蕭崢為什麼會讓人拍到?他怎麼會如此不小心呢?他會不會有其他的目的?此刻,方婭表達了同樣的意思。肖靜宇道「我也是這麼想的。要是他真有什麼後招,到時候網絡上的輿情要請你和劉司長幫忙了。」
方婭道「這句話,才像是我認識的肖靜宇說的。沒問題,這些事情,我都已經考慮好了。現在,讓那些想要搞蕭崢的人,先再得瑟一會兒吧。」
與方婭通過電話之後,肖靜宇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這輩子,有方婭這樣的閨蜜,也是自己的幸運。至於方婭在電話中說,她也曾經挑逗過蕭崢,她似乎並不在意,似乎也在意不起來,這種感覺也很奇怪。她到底是對蕭崢放心?還是對方婭放心呢?
肖靜宇將手機交給了李海燕,說「我換件衣服,就去吃早飯吧。」李海燕接過了手機,放入了包里,道「好。」李海燕見肖靜宇接了電話之後,心情已經完全陰轉晴了,也就放心了下來,開始收拾東西,等着肖靜宇換衣服。
隨後,兩人一同走出了酒店,向著蕭崢父母所在的「愛琴海」小區行去。她們走出酒店之後,公安胡洛、丁梨就駕車緩緩地跟了上去。
每天早上,蕭榮榮和費青妹都給兒媳婦準備健康的早餐,肖靜宇和李海燕從酒店步行過去,將近一公里的路,算是適當的運動。公安胡洛、丁梨在這段路上也相當的警覺,一邊開車,一邊觀察旁邊。今天,除了一些普通的上班族或者晨練的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情況。
肖靜宇一邊走,一邊問李海燕「你已經給你師父打過電話了吧?」李海燕回答道「打過了,就是沒人接。」肖靜宇點頭道「他應該是在忙。那我也先不打了。」李海燕道「肖書記,我會**網上的情況,等會我再打一個。」肖靜宇說「好。」
當肖靜宇上了樓,從對面一個樓道里,有兩個人正在觀察着肖靜宇。隨後,他們看到兩名公安的車子也開進來了。其中一個道「跟得還真緊!」另外一個道「是啊,媽蛋,這樣我們沒辦法下手呀。」另外一個道「老闆說了,她正在想辦法,應該快了。」「那我們先走吧,等老闆通知。」另外一個道「現在怎麼走?公安在下面,我看這兩個很警覺!我們小心點,來,蹲下來,抽根煙,等他們都走了,我們再走。」
於是,這兩個人就開始在樓道里吧嗒吧嗒抽起煙來。這時候,一個打掃樓道的大媽上來,看了他們一眼,道「等會,煙頭不要扔在摟道里,我都打掃過了。」其中一人馬上客氣地道「是、是,您放心!我們等會扔下面垃圾桶里。」大媽說「扔垃圾桶,也要先熄滅,別給弄着火了。」「知道,知道,一定熄滅。」
肖靜宇用過了早餐,和蕭榮榮、費青妹告別,出了小區,駕駛員已經等在路邊,她和李海燕上了車,向市委行駛而去。
蕭榮榮和費青妹將早上的一陣忙好了,剛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門鈴又響起來,蕭榮榮有點納悶「是誰呀?」費青妹道「靜宇會不會有什麼忘在這裡了?我去開門。」
蕭榮榮也不在意,然而當費青妹開門後,卻聽她說道「翁管家?你怎麼又來了?」
蕭榮榮一聽,隨即明白了,翁管家,能是誰?蕭榮榮站起來,走到門口,果然是翁本初站在門口。蕭榮榮苦笑「我們不管搬到哪裡,你總有辦法找得到啊?!」翁本初笑着道「少爺,您知不知道,有人可能要對您媳婦肚子里的孩子動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