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夏天司馬蘭

標籤: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姜凌 莫靜笙 都市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小說《夏天司馬蘭筆趣閣》,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姜凌莫靜笙,由大神作者「夏天司馬蘭」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1: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驚鴻。
兩道劍光從夏天身邊暴起,帶着驚天殺氣,擋住了左右兩位阿古族老的彎刀。
一劍光耀九州寒。
二劍寒心十六州。
這一切,都在阿古族五位族老的預料中荒州王身邊,定是有宗師級高手護道,這並不奇怪。
但,他們是無敵五大阿古族宗師!
無敵,意味着他們要殺的人,就必須死,誰來阻擋都不行。
誰來就砍死誰!
這就是無敵宗師的底氣。
這就是萬人敵的底氣。
兩個阿古族老的彎刀旋轉,擋住了這兩劍。
中間的阿古族老的刀繼續往前「死!」
大夏九皇子在出生就是武道廢柴之事,出生後就躺在大陸各國的情報庫中。
不僅是夏天,大陸各國所有的皇子公主出生後,都會被收集情報。
所以,阿古族宗師有把握,一刀就能將夏天的腦袋砍下來,取得頭功,為剛剛慘死的阿古族勇士報仇。
他們是騎兵,卻被天狼大帝逼着攻營拔寨,這種自殺式行為太過慘烈!
騎兵的戰場是平原啊!
突然。
異變再起。
一柄刀出現,擋在他的彎刀前。
那是荒州王的刀。
阿古族老不屑「不自量力!」
接下來,荒州王這個武道廢物的刀就會斷,他的頭依然會被斬掉。
宗師之威,不可擋。
「鐺」
廢物荒州王的刀上勁氣四射,出現刀芒,竟然擋住了他的刀。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阿古宗師雙眼圓瞪,一雙躊躇滿志的眼珠彷彿要瞪出來般。
荒州王,竟以超一流武者的力量,擋住了宗師之力。
就在他錯愕的瞬間。
夏天往旁邊一閃。
「嗖」
一桿長槍出現,槍尖寒,如惡龍之牙,捅向他的心臟。
原來,趙子常一直躲在荒州王身後,捅出了這一絕命槍。
兩人分工明確。
夏天負責擋,趙子常的長槍負責攻。
阿古族老眼神一凝,手中彎刀格擋。
但,雙手難抵四拳。
夏天的左手掏出一根長長黑色鐵針,向阿古族老宗師刺來,速度很快。
阿古族老心不慌,宗師境有護體罡氣。
「鐺」
彎刀擋住了趙子常的長槍。
「噗」
夏天手中鋼針也刺入他的護體罡氣,一針刺入了他的心臟,直接破防。
「不」
阿古族老的心如同墜落深淵,渾身真氣散去,絕望的吼道「小心。」
「這個陷阱比我們想像中可怕!」
「荒州王」
他話沒有說完,就被趙子常一槍封了喉嚨。
阿古族第一個族老——卒。
此時。
不需要這個死鬼提醒!
四大阿古族老眼前都已經驚變!
首先,那兩個抓向呼延朵兒和呼延菊花的兩個族老,以為兩個公主會配合他們的救援。
但,他們想太多。
呼延朵兒和呼延菊花不僅不配合,還往旁邊急閃,直接讓他們抓空。
然後,兩大阿古族宗師面前,出現兩台攻城弩,弩箭的寒光讓他們魂飛魄散。
卧槽!
「嗖嗖」
兩台攻城弩就抵在他們的身前,發動了攻擊,不用眨眼,巨大弩箭已經穿破他們的罡氣防禦。
然後,破之。
箭入肉,血飈射。
箭入骨,骨折。
箭過處,生機滅。
兩大阿古族老失去了生機和力量,身體被攻城弩的巨大力量帶上半空,血雨撒一路,在空中划出一道美麗的血線,落向天狼大軍中。
頃刻間。
阿古族五大族老,三個已經命喪黃泉。
另外的兩大阿古族老大驚!
曾經說好的天下無敵,在荒州的軍寨上成為了笑話。
他們想逃,卻發現面前的俊逸中年男子和紅衣美人,才是真正的無敵高手。
他們的一招一式,都是那麼簡單,卻又那麼的不簡單。
每一劍,都讓他們難受得想吐血。
他們知道事不可為,想退走,卻感覺好難。
於是,他們張開嘴,想喊什麼?
卻發現一抹寒光抹過他們喉間,斷了他們的呼吸之源。
斷了他們生之源。
斷了他們的力量之源。
他們手中的刀再也握不住,掉落木寨上,僅剩的最後力量捂住喉間,喃喃的道「原來,你們已經快要跨越那個境界了。」
「你們,究竟是誰?」
他們帶着最後的疑問,靈魂墜入了無邊黑暗。
說時遲,那時快。
阿古族五大族老上軍寨木牆,沒有活過十個呼吸。
呼延朵兒一臉淡定「與坑王為敵,不被坑,才是見狼神了!」
此刻。
近在咫尺的阿古雄鷹見此情形,睚眥欲裂,心若沉入深淵,雙眼血紅的吼道「阿古家的勇士們,衝殺過去,殺光荒州,為族老和勇士們報仇!」
「殺!」
阿古族的千員武將從戰馬上飛起,冒死突擊,要推倒軍寨木牆,讓戰馬能夠沖入軍寨。
但,荒州的弓箭手們將他們射了回去。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高深莫測「撤!」
眾將看着木牆上的攻城弩和五十矢連弩,有些難捨「王爺,要否再堅持片刻,我們將這些弓弩運下去。」
夏天搖頭「弓弩可以重新鑄造的,戰士們的命卻只有一次。」
「存人失物,損失最小。」
「存物失人,是為愚蠢。」
「撤!」
「鐺鐺鐺」
撤兵的鳴金聲,響徹整個軍寨。
荒州軍戰士們有條不紊的後撤。
夏天轉身就走,呼延朵兒和呼延菊花自覺跟隨,沒有一絲猶豫。
同時,軍寨中的荒州軍陣也在後撤,並啟動了某些機關。
呼延朵兒回首望了望,轉身走得更加堅決,小嘴裏喃喃的道「阿古飛鷹,你真以為推到軍寨,衝進軍寨就贏了嗎?」
「荒州坑王,坑你五個族老,那都是小坑你!」
「若你殺進軍寨,估計遇到的都是大坑啊!」
旁邊。
呼延菊花磨着虎牙道「大皇姐,他永遠不會知道荒州王的坑有多少?」
「有多大?」
「死定了!」
忽然。
呼延朵兒想起了某些不好的記憶。
她貝齒輕咬紅唇,理了理耳邊的髮絲,看着夏天的背影,如同看到一個可怕的魔神。
她伸出玉手,拉着呼延菊花的手,緊緊跟隨。
魔神,為敵時,就是最可怕的敵人。
但若是自己人,那就是保護神。
此時。
「砰」
阿古族的千員戰將終於推到了荒州軍寨。
「轟」
軍寨木牆上的生石灰包炸開,讓所有的阿古族戰士陷入白色粉末中。
生石灰粉末,阻擋了他們的視線,飄入了他們大瞪的牛眼「看不到了!」
「我什麼都看不到了啊!」
「啊」
「我的眼睛好痛啊!」
「不要亂砍,自己人啊!」
一個個身穿白衣的藏劍少年從地下竄入白色石灰陣中。
刀光閃過,砍傷了一片阿古族兵。
阿古族兵大驚「有敵人!」
然後,他們就對身邊的人下手了!
一個個為求自保,閉着眼睛亂殺,不分敵我!
藏劍少年隱去了!
但,阿古族私兵閉着眼睛的互相廝殺,才剛剛開始!
血流成河,讓人心驚。
遠處。
天狼臉色一變,站起身來,眯起眼睛道「好算計!」
「荒州坑王,這綽號果然不是白叫的啊!」
「不過,這白色粉末究竟是什麼東西?」
「大夏小王,你還有什麼本事?」
「就亮給朕看看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