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危險關係
危險關係

危險關係風卷大地

標籤: 危險關係 靈異 許禾 趙平津
《危險關係》,是作者大大「風卷大地」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許禾趙平津。小說精彩內容概述:」趙平津蹙眉,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脫了。」「哦。」許禾乖巧的站起身,脫了外面的風衣。裏面『只有』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長度,很緊,裹出了凹凸的曲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2: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竟也沒有失眠,只是到快天亮的時候,她忽然醒來。
然後尚且年少稚嫩着的那顆心,驟然就脆弱崩潰了。
她矇著被子哭,最開始沒有聲音,到最後才止不住的嚎啕。
但那時年少,不知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失控傷心。
或許是因為初吻給了喜歡的人。
或許也是因為,初吻至少給了喜歡的人。
那天之後,她好久都未和趙厲崢見過面。
而趙厲崢,也沒有主動聯絡過她。
當然,那時候的他在大學,而她還在衝刺高考。
見面的次數本就不如從前多了。
她的腦子沒有他那麼聰明,下了很多的苦功,但功課仍只是平平。
首發網址
她自然考不進他的大學,但卻也努力想要離他的學校近一些。
爸媽怕她念書太辛苦,周末的時候,硬是催着她和同學出去玩一玩,逛一逛街,放鬆一下。
她忽然有了個想法,想去他的學校看看。
並沒有想着,一定要見到他。
就算在他的學校里走一走,好像都會覺得很滿足。
路過籃球場的時候,她發現那裡圍滿了人,尤其是女孩子特別的多。
她心頭微動,雙腳就不受控一般往球場方向而去。
球場邊擠滿了興奮尖叫的女孩子。
她好不容易擠到前面,一眼就看到了球場中的他。
其實那時候他已經很少打球了,閑暇時間總被他二叔薅到公司跟着歷練。
所以這一次,幾乎全校的女生都聞訊蜂擁而至了。
她被那尖叫聲震的幾乎耳聾,只要籃球到他的手中,不管是運球傳球還是投球,甚至只是簡單的抬手或者擦汗,那些女孩子都瘋了一樣的尖叫不停。
她也如她們一樣,一雙眼牢牢追着他的身影,一瞬都無法移開。
他是那樣的好看,那樣的英俊,誰又能不喜歡他戀慕他呢。
直到最後比賽結束。
她看到好多好多特別漂亮的女生,羞澀的上前遞水遞毛巾。
她們有的打扮的特別潮特別辣妹,有的看起來十分淑女,形形色色千姿百態的動人。
她看着自己,還是幼稚的學生氣。
她沒有上前,遠遠的看了一會兒就準備離開。
見到他人,已經是意外的驚喜了。
但她剛轉過身,趙厲崢卻冷淡而又疏離的讓圍在他身前的女孩子們讓開。
他早就看到她了。
在她剛出現在籃球場邊的時候。
他走出人群,快步追上她,如從前一樣,拽住她的馬尾輕輕扯了一下,「小柚子。」
她有些訝然的回頭,他就順勢勾住了她的肩「來找哥哥?」
她有些害羞的點頭,球場上的人都在看他們,那些女孩子們也都或是艷羨或是嫉妒或是氣惱的看着她。
她覺得特別的不自在,扭了下身子想要掙開他的手臂。
他鬆開了她,卻直接把手裡的毛巾塞到她懷裡「我去沖個澡,你等我一會兒,晚上一起吃飯。」
她只能跟着他往球場的更衣室那邊走。
他去沖澡換衣服,她就抱着他的東西乖乖坐在門口等着。
「柚柚。」
她忽然聽到他喊她名字,趕緊站起身走到門邊「怎麼了趙哥哥?」
「你幫我拿一瓶新的洗髮水,這瓶用完了。」
那是他自己的獨立浴室和更衣室,沒有其他人會進來,所以裏面的物品都是他自己私人的。
「就在外面那個儲物櫃里,有新的沒開封的,幫我拿過來。」
她『哦』了一聲,放下手裡的東西過去儲物櫃邊。
拿出裏面的洗髮水,她轉過身往浴室那裡走,「趙哥哥,我給你放門外了,你自己拿一下。」
她彎腰將洗髮水放下,就轉身要走。
浴室的門卻忽然開了,趙厲崢赤着的身體上只圍着浴巾,露出修長結實的四肢,還有窄瘦的腰和隱隱浮現的腹肌。
她的臉應該是紅了,眼神慌亂躲閃着,不知該往哪裡看。
「柚柚。」
他又喚了一聲,她只能抬起頭看着他。
他似乎剛刷完牙,唇角還有一點白色的泡沫。
她不知怎麼的,就踮起腳,伸手揩掉了那點泡沫。
手腕忽然被濕潤的大掌握住,下一秒,她卻被拖入了浴室中。
「趙哥哥……」
她慌了神,心裏怕的不行,兩手推拒着他的身體,害怕他再靠近。
「在躲我?」
「沒有……」
「上周我們兩家聚會,你怎麼不來?」
「功課重……」
「陳知恩,你看着我說。」
她的下頜,被他捏着抬起來,她張大眼,長長的睫,小扇子一樣慌亂的扇動着。
他微微側首,眼底的情緒和嘴角的笑,都透着那種掌控一切的驕矜霸道。
「敢說一個字的謊話,看我怎麼罰你。」
她下意識的咬緊了嘴唇,眼圈卻不受控制的一點點紅了起來。
要她說什麼呢。
她猜不透他的意思,也不知道他心裏究竟怎麼想。
除了躲避和躲避,她哪有第二種辦法。
浴室里水汽瀰漫,他的黑髮濕透,水珠從發梢上滴落下來,蜿蜒在他頸間鎖骨。
他的眼睫也是濕透的,映出那樣小小的一個她。
她覺得心裏的委屈,就像是這水霧一樣,浸透了她的每一個細胞。
眼淚猝不及防掉下那一瞬,他嘆息一聲,忽然將她拉到了懷裡「你以為我親了你會不負責嗎?所以不理我躲着我,生哥哥的氣?」
她的臉貼在他冰涼的肌膚上,只是眼淚不停的往下淌。
「你這麼傻,也只能當我小媳婦了,不然嫁給誰都得被人欺負。」
他揉揉她的發頂,低了頭又輕輕親她濕潤的唇瓣,聲音低低沉沉拂過她的耳「柚柚,我這幾天晚上,總做夢夢到你……」
夢到那天晚上那個美的不真實的吻,夢到更多更多的,還不能對現在的她啟口的畫面。
反正他們總是要結婚的,反正所有長輩都默認他們是一對。
那麼他提前享用一點丈夫的權利,好像也並不算過分的舉止。
他吻的她顫慄,喘息的間隙顫着聲音問他「趙哥哥,你夢到我什麼了?」
她被他抵在冰涼的玻璃上,他的手指在她的衛衣下,握着她細細的腰。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