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特工學生
特工學生

特工學生王大忽悠

標籤: 張元 林月 特工學生 都市
張元林月是《特工學生》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王大忽悠」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4: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自從季常讓粟寶選擇送走姚欞月還是滅掉她之後,粟寶一直悶悶不樂的。
姚欞月越來越慘白,已經白到了有一些發青,血液流動慢得幾乎要停止了。
她身體里的血不知道還能不能稱之為血,之所以能流動,是因為之前被釘在荒山,引了陰脈的陰氣入體的原因。
現在離開了荒山,沒有陰氣強大的陰脈維持,她漸漸的也變得僵硬。
粟寶隔幾天要帶她回荒山去「充電」,每次『電量充足』的時候,大舅媽發青的臉色才會變回冷白皮,但她知道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因為師父父一直在催她了。
這天粟寶又帶着大舅媽回荒山「充電」,大舅舅開着車,停在路邊。
「天太冷了,別下去。」蘇一塵回頭說道。
粟寶卻一躍跳下了車。
蘇一塵趕緊下車,拿了圍巾給她圍上,又將她的羽絨服嚴嚴實實拉好,毛茸茸的手套也戴上,這才說道「大舅舅陪你大舅媽上去就好。」
粟寶搖頭「大舅舅自己上去危險。」
荒山看着像一座平平無奇的、沒有開發的低矮山頭,但真正走上去的時候,很容易迷路。
「上次爸爸和八十叔叔就迷路了,可是爸爸厲害,不用她去找就自己出來了。大舅舅可不行!」粟寶說道。
蘇一塵「……」
他低哼一聲「大舅舅怎麼就不行了。」
不過不得不承認,沐歸凡的確厲害,眼睛沒辦法看到鬼,卻硬讓他找到了打鬼的辦法。
他試了幾次,都找不到感覺,戰神畢竟是戰神,他比不了。
可看小傢伙驕傲自豪的樣子,大舅舅總覺得酸溜溜的。
粟寶拍了拍他腦袋「安啦,大舅舅賺錢厲害!賺錢厲害是更加厲害的厲害!」
說起錢,小傢伙雙眼就亮晶晶。
蘇一塵嘴角一勾,被安慰到了。
但他還是不放心粟寶上去,前幾次來沒下雪,這次下雪了。
粟寶想了想,給姚欞月貼了個符,「大舅媽可以自己去的。」
「記得走路要彎膝蓋哦!」
「到了洞里就去棺材裏躺着。」
那個防空洞她重新布置了,保證大舅媽每次都能充上電。
姚欞月雙眼直直的盯着貼在自己額頭前面的符,已經恢復人形的她,眼睛很漂亮,可現在卻因為盯着額頭的符,變成了鬥雞眼。
不知道是不是符貼在額頭上的原因,她竟然一蹦蹦起來,舉着雙手朝荒山蹦蹦跳跳走去。
粟寶「……」
蘇何問「……」
蘇一塵詫異「怎麼突然變殭屍了?」
粟寶隔空喊「大舅媽,你不是殭屍呀,好好走路!」
姚欞月立刻把手放下,兩隻腳揮動得飛快,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入冬的第一場雪姍姍來遲,下得很大。天黑得也很快,蘇一塵的車等在荒山腳下,車燈將紛紛揚揚的雪花照得猶如暗夜中跳舞的精靈。
車裏面很溫暖,蘇何問趴在車窗上眼巴巴的看着荒山,問道「下雪了,我媽要是不小心滾下來怎麼辦。」
粟寶說道「放心叭,大舅媽現在膝蓋會打彎了,走得可順溜了。」
蘇何聞低頭看着平板,面無表情。
忽然蘇一塵問「粟寶,你大舅媽是不是不能留下了?」
粟寶泄氣道「大舅舅,你怎麼知道呀。」
蘇一塵看向她,這小傢伙什麼心事都寫在臉上,不僅他看出來了,大家都看出來了。
所以最近老太太使勁給姚欞月塞吃的,怕她上路後再也沒人給她做吃的了。
粟寶抱着懷裡的暖寶寶,低聲說道「師父父說大舅媽早已經死了,現在卻還留着,所以只能把她送走或者滅掉。」
蘇一塵握着方向盤的指尖微微一緊。
「送走是什麼意思?」他問。
粟寶道「就是把大舅媽的魂魄送下去,送走後,大舅媽就等於是真正的死了。」
蘇一塵默然片刻,問道「這跟滅掉有什麼區別?」
粟寶回答「送走還有魂,滅掉就沒有魂了,什麼都不剩下。」
蘇一塵暗道,這不是為難小孩子么。
那對她來說,救出姚欞月到底是對還是錯,對她的意義是什麼。
蘇一塵只覺得心疼,才四歲多的孩子,就要面臨大人都無法抉擇的選擇題。
他伸手溫柔的摸着粟寶的頭髮,問道「沒有第三個選擇了嗎?」
粟寶搖頭。
蘇何聞盯着平板,一直沒有觸碰,直到平板上的亮光熄滅。
他抿着唇,忽然說道「你可以跟你師父談談條件。」
粟寶皺着小鼻子「師父父有時候可古板啦,說不行就是不行!」
蘇何聞低哼「那是你不知道如何談條件。」
「當你想要達到某個目的的時候,先拋出一個對方無法接受的選項,再給出一個你預期的目標。」
「兩者比較下,一般人就會選擇你想要達成的那個條件。」
粟寶表示完全聽不明白大哥哥在說神馬登西。
「什麼意思?」她獃獃的問道。
蘇何聞「比如,你要跟奶奶要一百萬,奶奶肯定不給你……」
粟寶「不,外婆會給我。」
蘇何聞「……」
他強調道「我們打比方。」
粟寶「好叭,大哥哥你說。」
蘇何聞道「你跟奶奶說要一百萬,奶奶肯定不給你,但你張口就跟她要一個億……奶奶就會說一個億絕對不可能,最多只能給你一百萬!」
「瞧,你想要一百萬的目的就達成了。」
蘇何聞小臉酷酷的,說這些話的時候猶如一個縮小版的霸總。
粟寶恍悟「大哥哥我知道啦,我跟師父父說要徹底復活大舅媽,師父父絕對不會同意,說最多能幫我留下大舅媽……這個意思對不對?」
蘇何聞重新點開平板,嘴裏含糊的唔了一聲。
蘇一塵嘆氣,愛憐的捏了捏粟寶的臉「粟寶,你很聰慧。」
「你師父對你很好,這個談條件的方法不應該用在你師父身上。」
說到這裡蘇一塵忽然頓住。
只是大舅舅也有私心……大舅舅捨不得讓你獨自面對這樣的考驗。
大舅舅捨不得看你不開心。
所以他也沉默了,後面沒有再說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