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葉青雲天瑤郡主

標籤: 葉青雲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小青 靈異
無刪減版本的靈異《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成功收穫了一大批的讀者們關注,故事的原創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實力,主角葉青雲小青。簡要概述: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什麼?」
胡劍山和周康的話,讓黃慶臉色劇變,也讓在場的凌仙城眾人大驚失色。
竟然真的有這回事!
韓宗元頓時冷笑起來。
「黃長老,他們兩人已經承認了,你們凌仙城還有什麼話可說?」
黃慶面色陰沉難看,心頭暗暗後悔。
早知道真有這麼一回事,自己就不該讓胡劍山和周康出來對質了。
這下好了。
人家還沒問兩句呢,這兩貨自己就把事情給抖摟出來了。
「黃慶,現在你還能說,我等是無端指責你凌仙城嗎?」
裴煥厲聲喝問道。
ps:\\\\/\\\\/vpkan
黃慶沒有說話,而是眼神凌厲的瞪着胡劍山與周康。
「你們兩個,不要胡說八道!」
胡劍山和周康面色蒼白,抖似篩糠。
滿臉皆是畏懼和緊張。
「大長老,我們沒有胡說八道!」
「是啊大長老,如此場合之下,弟子二人豈敢胡言啊?」
黃慶臉色鐵青「住口!」
胡劍山和周康滿臉委屈之色。
卻也不敢再說話了。
裴煥呵呵一笑「黃慶,是你讓他們兩人出來與少谷主對質的,眼下卻又不讓他們說話,這是什麼道理?」
黃慶面色難看。
「他們二人胡言亂語,說的話並不可信。」
韓宗元指着胡劍山與周康「我偏要讓他們把事情說清楚,黃長老是有意要隱瞞什麼嗎?」
「還是說,此事本就是你凌仙城幕後指使?」
黃慶大怒。
「韓宗元,你身為一個小輩,竟敢用這等言語來喝斥老夫?未免太放肆了吧?」
韓宗元絲毫不懼,凌厲目光直視黃慶。
頗有針鋒相對的意思。
「少谷主雖然年輕,但他是代表我神燈谷而來,他的話便代表我整個神燈谷!」
裴煥在旁淡淡說道。
「況且黃長老左顧言它,未免顯得太刻意了吧?」
這言下之意,就是你黃慶就不要在這裡倚老賣老了。
還是把事情交代清楚更為實在一些。
可黃慶並不理會,並且直接讓人將胡劍山與周康先帶下去。
「且慢!」
眼見兩人即將被帶走,裴煥立即阻止。
這倆可是重要的證人,而且還是凌仙城弟子,可不能就這麼讓凌仙城藏起來。
「凌仙城之地,容不得爾等放肆!」
黃慶不想多言,一邊讓人將胡劍山和周康帶走,一邊直接迎向了裴煥。
「將韓宗元擒下!」
「是!」
一眾凌仙城高手直接朝着韓宗元飛了上來。
裴煥大怒,立即與黃慶大戰在一起。
這兩人一個是神燈谷大長老,一個是凌仙城大長老。
地位相當。
而實力也是難分高下。
此刻剛一交手,便是引得仙氣滾滾瀰漫,天地失色。
不過黃慶並不需要擊敗裴煥,他只是要擋住裴煥即可。
讓凌仙城眾人擒住韓宗元就行了。
黃慶想的很清楚,謠言的事情十有**真是林塵搞出來的事情。
但此事不能公之於眾。
可眼下胡劍山和周康已經把事情說出來了,事情算是到了不好收拾的地步。
但也並非沒有辦法挽回。
那就是把韓宗元擒住!
擒住韓宗元,逼迫韓武前來要人,到時候雙方再把這件事情好好談一談,將事情儘可能的壓下來。
也就是說,謠言的事情是凌仙城理虧,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讓韓宗元成為凌仙城手裡的籌碼。
手握籌碼,心裏就有底氣了。
「只要我擋住裴煥,以韓宗元的實力,片刻之間就會被我凌仙城長老們擒獲。」
黃慶心中想着,一邊還用餘光朝着遠處看去。
這一看之下。
卻是讓黃慶大驚。
韓宗元已然是被凌仙城眾人圍困當中,被擒獲鎮壓也只在片刻之間。
可韓宗元卻是絲毫不慌,反而是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正好可以試一試義父送給我的寶物!」
只見韓宗元手持一幅畫卷,陣陣寶光從畫卷之中湧現出來。
光華閃耀之間,宛若亘古寶燈照耀天地。
而手持畫卷的韓宗元,更是宛若燈火之中的神明。
威嚴不可觸犯!
但凡是想要上前的凌仙城之人,盡數都被畫卷綻放出來的寶燈光華給阻攔在外。
任憑這些凌仙城之人如何施展手段,即便手段盡出,甚至拿出了各種仙寶,也難以逾越這寶燈光華。
「此子手裡的是何等寶物?」
「好生厲害啊!」
「神燈谷何時有了這等不凡之物?」
在所有凌仙城之人的眼中,韓宗元周身已然是被一尊寶燈虛影所籠罩。
這寶燈虛影極為凝鍊,若不是仔細查看的話,幾乎看不出這只是一道虛影,更像是一尊真實存在的寶燈。
「這寶燈虛影的姿態,與神燈谷的靈柩燈一模一樣!」
有凌仙城的長老認了出來,不禁驚呼。
靈柩燈威名極大,但真正見識過靈柩燈的人並不多。
不過凌仙城的長老之中,自然有見多識廣之輩,曾經親眼目睹過靈柩燈之威。
「嘶!莫非神燈谷又掌握了一種靈柩燈的使用之法?可發揮出靈柩燈更多的威力?」
「極有可能!」
「如此一來,除非是請出凌天仙劍,否則只怕是奈何不了這韓宗元啊。」
嗡!!!
就在這時,寶燈虛影驟然間釋放出一股絕強之力。
橫掃十方!
轟轟轟轟轟!!!
圍困在四周的凌仙城長老們盡數被這股力量震開。
連遠處與裴煥交戰的黃慶也受到影響,周身仙氣大亂。
裴煥抓住機會,一掌打在了黃慶身上,將黃慶擊退。
隨後裴煥飛身來到了韓宗元身旁。
「走!」
兩人當即飛走。
「你們走不了!!!」
黃慶怒吼,立即催動早已布置好的數道陣法。想要將裴煥和韓宗元阻攔下來。
而見到陣法光芒出現,韓宗元立即將手裡的字畫舉了起來。
嗡!!!
寶燈虛影再度綻放,瞬間衝出了法陣的重重圍困。
隨即消失在了天際。
這一幕,讓凌仙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完全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連數道陣法的力量,都抵擋不住那幅字畫的力量。
一剎那間就被突破了。
黃慶臉色極為難看,心頭氣惱無比。
但他更加清楚,讓韓宗元和裴煥逃走之後,事情只會愈發的嚴重。
下一次凌仙城所要面對的,恐怕就是神燈谷真正的怒火了。
可不會像這一次只來兩個人這麼簡單了。
「回去。」
黃慶轉身返回了凌仙城。
「帶上來!」
凌仙大殿之中,黃慶站在一眾長老之前,面色陰沉無比。
一干長老分列兩邊。
很快。
胡劍山和周康被帶了上來。
噗通!噗通!
兩人來到殿內,便是跪在地上,對着黃慶臉連磕頭。
「大長老,此事罪責在我們兩人,林師弟他雖然一意孤行,但確實是我等沒有能夠勸阻他!」
「若大長老要責罰,便責罰我們兩人吧。」
「林師弟乃是我凌仙城的天驕,不能因為其一念之差就壞了他大好前程啊。」
令黃慶沒有想到的是,胡劍山與周康並未為他們自己求饒。
反倒是在為林塵求情。
這可把黃慶與諸位長老弄的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老夫。」
「不得有半點隱瞞!」
黃慶沉聲問道。
「是是是!」
胡劍山和周康當即便是說了起來。
當然。
這是兩人早已想好的說辭,暗地裡都已經對過多少次了。
此刻說的繪聲繪色,有頭有尾。
沒有任何的破綻與紕漏。
「事情便是如此,我等擔心林師弟會受到責罰,所以便想着為其隱瞞。」
「只是沒想到,神燈谷之人還是找來了。」
胡劍山與周康皆是滿臉悔恨之色。
而本來一肚子火的黃慶,聽了兩人所言之後,反倒是陷入了沉默。
他本想把胡劍山和周康直接殺了。
可被兩人這麼一說,黃慶反倒是有點不忍心了。
這兩人與林塵師兄弟之情如此深重,就這麼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況且,這一次謠言的事情,主謀乃是林塵,這兩人頂多是有幫着隱瞞的過錯,並沒有什麼更大的罪過。
「大長老,若神燈谷真要問罪的話,便將我們兩人交給神燈谷發落吧!」
「一定要保住林師弟啊!」
胡劍山與周康皆是一副願意為了林塵,犧牲自己的堅定神情。
這讓在場的不少長老都感動了。
太難得了!
當真是師兄弟情深啊!
「這兩人雖然資質尋常,但光是這份情義,就足以值得讚賞!」
「是呀,我凌仙城要的就是這等重情重義的弟子!」
「大長老,我覺得不該責罰他們兩人,更要對他們二人加以賞賜!」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