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蘇陽麒麟神相小說

蘇陽麒麟神相小說蘇陽林依依

標籤:
書名叫做《蘇陽麒麟神相小說》的小說,是作者「蘇陽林依依」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都市,主人公林依依泰迪,內容詳情為:悚,村裡肯定是一片狗吠,可那一晚,卻格外的安靜,安靜得讓人覺得毛骨悚然。我覺得不對勁,連忙想起卦卜一下吉凶,可這時候二叔卻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測,還對我說,今晚發生的事,一輩子都不能測,不然會出事。我剛想問為什麼,突然外面的門就響起了敲門聲,敲四下停頓了兩秒,然後又接着敲。午夜敲門,敲三下是人,敲四...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5: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朱雀一族的人?你怎麼會跟朱雀一族的人在一起?我們族規可是不能和外人有什麼關係的,只能隱居在黃河!」無道大叔極其奇怪的反問着。
「那你當年為什麼就能去苗疆?而且你現在好像也沒有回去。」我也反問道。
無道大叔嘆了口氣「唉,所以我犯了族規,到現在都沒有回去。我只是身不由己,為了妹妹,我必須出走。」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們兄妹沒有回去黃河結界。
「廢話少說,你跟我來就對了,走吧,不然還有人來找你們。」
這時候我看向了驚天命他們那個方向,不知道女屍走了沒有?他們遲早會追出來的,農晴再丟,估計他們都得悔恨死。
無道想了半天,但還是跟我走了,可能是看在我爺爺的份上,他姑且相信我一回。
我帶他們來到了十三住的民宿,這個民宿比較破舊,而且位於最偏僻的位置,極其的不起眼,我將十三藏於此處應該是安全的。
等無道大叔跟十三哥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愣了一下,隨後無道大叔說道「十三嗎?你小子都長這麼大了?」
「無道叔,你怎麼回來了?族長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十三還是挺擔心農晴的傷勢,來不及敘舊,連忙將農晴抬到了床上。
「我的預感不會真成真了吧?那隻鬼……」十三突然看向了我。
我點了點頭「沒錯,那隻鬼……好像將你們朱雀一族拿下了,只有農晴逃了出來,其他人不知道怎麼樣了。」
之前十三就跟我說過,沒想到成真了,蘇魂果然詭計多端,早已經在陰山籙裏面找到了對付朱雀一族的辦法。
我也沒有想到,所謂的朱雀一族居然是詛咒,朱雀對他們一族的詛咒而已!
「你姑姑死後,我就沒有離開過黃河,只是沒有回去而已,我一直都在這附近,但我算到,朱雀一族要大難臨頭了。」無道大叔突然眉頭緊皺,好像早已經預料到朱雀一族要出事。
「為什麼?朱雀一族隱居在黃河,一直都平安無事,也沒有出去過,怎麼會引來大禍!」
十三極其不解,他們明明就沒有怎麼離開過黃河,何以會有大禍?都這麼久了,為什麼突然有人找上門來!
他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切都皆因南明離火,而我爺爺的千機傘則是一個引領,但我爺爺不是有心的,這只是一個誤會,千機傘上的地圖和標誌只不過是黃河底下的棺材,但別人卻誤以為這是朱雀一族的所在。
還誤打誤撞,基本上都對上了,千機傘一破解,那他們自然就暴露了,張三丰是派我們而來是為了南明離火,蘇魂應該也是為了南明離火。
「要不你們走吧,走得越遠越好,不要再呆在黃河了。」
我突然說道,我其實是願意放他們走的,只要他們不落在蘇魂和張三丰的手裡就行了,因為南明離火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現在如果有無道護着他們,或許他們就可以平安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農晴醒了,她強撐着床頭然後慢慢半卧了起來「不可能,我們朱雀一族要住在黃河附近,不然會自己燒死自己,體內的火會將我們毀滅的,都是你,是你將那隻惡鬼引來了,不然他根本找不到結界的入口,咳咳咳……」
農晴極其激動,但她傷勢未好,一激動就激烈的咳嗽了起來,還往地上吐了一口血,蘇魂的陰氣很重,傷她陰氣入體,五臟六腑估計都傷了,幸虧遇到了李不二,如果送醫院,估計人就沒了,現代的醫學無法救她,可李不二也只是用針逼出了一部分陰氣,她要靜心修養才可以慢慢痊癒。
農晴不但不願意走,還把鍋甩在了我的身上,蘇魂早已經發現了他們,進來只是遲早的事情,只是碰巧我先進去了而已。
「族長別激動,冷靜,冷靜……你現在要修養!」十三連忙給她拍着背,讓她身體舒緩一點,不然怕她一口氣上不來,直接嗝屁了。
「那你要怎麼樣?我不進都進了,誰知道你們連鬼都打不過!難道要我以身相許補償你嗎?」
我陰陽怪氣的說著,虧老子還這麼拚命救你。
「呸,無恥,誰要你以身相許,還有這個朱雀令牌,我才想起來當年無道叔說那個苗疆一族只剩下一個小女孩,你特么哪點像女的,你告訴我!」
農晴被我騙得差點哭了出來,直接就把朱雀令牌砸在了我的身上「現在無道叔就在這裡,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那是我媽,當年那個小女孩,結婚了,生下我,這個令牌是我媽的。」
想要一個謊言不被拆破,那就要用另外一個謊言來圓。
無道大叔這時候撿起了那個朱雀令牌,然後說道「這個令牌確實是我當初給苗疆小女孩的那個,但你剛才說你是蘇聖的孫子,我可沒聽說那個小女孩嫁給了蘇聖的兒子!」
我「額……這個……」
「你小子可真是謊話連篇,這個朱雀令牌到底是怎麼來的?不實話實說,我就宰了你!」
沒想到啊,我縱橫江湖這麼多年,說的謊話比我拉的屎都多,今晚居然被拆穿了。
這就好像把我衣服都剝光了一樣,然後拉到大街上給人觀看,羞啊!
「當年那個女孩去了蘇家當管家,而我是蘇家大長老,你懂了吧?我潛規……呸,我們暗生情愫,所以……」
事到如今,在無道大叔的逼問下,我只能「實話實說」了。
「暗生情愫?看你年齡,至少比她小十歲左右吧?」無道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
「十歲怎麼了?姐弟戀不行啊?姐姐不香嗎?拍拍屁股就知道我要什麼姿勢了,給我閉嘴,不要懷疑我們的愛情!」
我一副很惱火的樣子說道,這兩個人跟逼問犯人一樣,不過他們謹慎是正常的,一般隱居的人都不太相信陌生人,而我已經騙了他們一次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