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首輔嬌醫有空間
首輔嬌醫有空間

首輔嬌醫有空間盛兮沈安和

標籤: 沈安和 盛兮 都市 首輔嬌醫有空間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首輔嬌醫有空間》,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農女 神醫 空間 首輔】盛老二花一兩銀子替自家又刁又蠢的傻閨女買了個相公,第二天人便去了。 盛兮面對的就是這麼個爛攤子——家徒四壁的破房子,病懨懨的便宜相公,空空的米缸,還有被賣掉不知所蹤的弟弟。 不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6:5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心情不爽的騏文帝壓根就沒看進來的那三人,而三人恭恭敬敬地對他行禮後,竟是誰都沒有主動開口。
騏文帝本還想着誰開口求情,先噴誰一臉,結果他們三個倒好,竟是當著他面學鴕鳥,腦袋往下一紮,把這糟心的問題又拋給了自己。
騏文帝猛地轉身過來,怒瞪着沈榷這一家子。
「沈榷!」騏文帝吼道。
「哎!皇上呀,臣正好閑來無事,想來跟您下盤棋,您可有時間啊?」沈榷嘿嘿笑道,率先站起身來。
騏文帝盯着他臉頰抽了抽,心說「我把那棋盤扣你臉上!」
好在,面對自己這位曾經的肱骨大臣兼兄弟,騏文帝強忍着沒動手。
不過,他還是沒給自己這兄弟好臉色,亦是沒有壓制自己的不爽,扭頭便問盛兮「盛兮,你說,你自己都做了什麼!」
盛兮聽到喊自己終於抬起頭來,朝着騏文帝眨眨眼「皇上是想說,民女,不,臣婦將盛楠帶回來的事兒嗎?」
對方都這般直接了,盛兮覺得,自己若再藏着掖着,只怕會更招人嫌。於是她索性將話直接挑開,迂迴什麼的就算了,還是正面來吧!而還好,暴躁的皇上比一直憋着悶氣的皇上多給了他們一份緩衝。
騏文帝則先是聽了她對自稱的改口嘴角一抽,再聽她將那個寧王逆賊的兒子這般堂而皇之地提出來,忍不住伸出手用一根指頭指着她吼道「你還有臉說!你可知他是誰!他是那逆賊的兒子!你窩藏逆黨想做什麼?想造反嗎!」
「皇上……」
盛兮剛開口便被一旁的沈榷拽着重新跪了下來,就是另一邊的沈安和也跟着跪了下來。
盛兮懵了一下,旋即意識到了騏文帝這番話的嚴重性。
造反啊,被皇上親口說出來,足見對方真的氣急了。
盛兮內心嘆息一聲,不得不給騏文帝磕了一個頭,之後方才抬頭道「皇上息怒!皇上,池邑是盛楠所殺,而且,他從一開始就不曾參與逆黨一事,且他也是被寧王拋棄的人,本就與寧王不和……」
「那又如何!」騏文帝瞪眼,看着還替那個逆賊狡辯的盛兮不禁咬牙,「再是不和那也是寧王的兒子!」
這個擾亂了他大黎國一方安寧的逆賊,其他人都死了,為何還要留着這個!
見盛兮又要說什麼,騏文帝恨鐵不成鋼地又猛地衝著沈安和吼起來「沈安和,你說,這人該如何辦!」
沈安和聞言,恭敬地說著反話「皇上,盛楠姓盛。」
「你!」
「皇上,皇上!皇上別生氣,這倆都是孩子,他們什麼都不懂……」
「你懂,那你來說,那盛楠該如何處理!」騏文帝怒道。
沈榷訕笑一聲,回道「皇上,您剛不自己都說了,這孩子叫盛楠……」
騏文帝一梗,想收回之前脫口的話卻是不能了!不由龍目圓睜,瞪着沈榷,看着他沖自己傻笑。
一旁,蔡讓聽着這一家三口同皇上的對答,那當真是為他們捏了一把汗啊!也着實在心裏贊了一聲他們這是明目張胆地「恃寵而驕」。嘖,果然是藝高人膽大,敢這樣同皇上正面理論的,怕也只有安平侯這麼一家了。
不過,蔡讓跟隨騏文帝這麼多年,對對方的脾性還是了解的。皇上能對着安平侯一家發火,便已經說明他其實已經鬆了口。對那個孩子的了解,皇上知道的其實一點都不比沈家人少。
只是,皇上總是要面子的,總不能真的如此輕易地就同意了他們的請求。而皇上本身對逆黨又深惡痛絕,自然不會輕拿輕放,總是要付出些什麼。
而此時,沈安和道「皇上,盛楠自小被寧王拋棄,之後一直漂泊在外,因為曾經受過傷,對自己身世早已忘記。即便他後來記了起來,他還是沒想過要回到那些人身邊,若非因為對方拿我們要挾,他也不會輕易妥協。就是他被帶了回來,據微臣調查所得,他一直都是被逆黨,尤其是滄金閣所不容。只因為他從不按照他們的想法行事,甚至更多的時候破壞他們所行之事。在那裡,盛楠完全被視為不好的存在。皇上,這樣的人,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利用,逆黨雖已除,但不能保證是否真的沒了漏網之魚,有盛楠在,他就是一個照妖鏡,定能將那些隱匿起來的漏網之魚盡數找到的!」
沈安和這番話說得不可謂不充分,亦是有理有據。而騏文帝也的確動了心思。只是,這些還是不夠的。身為那最大逆黨的兒子,如此輕易地逃過懲罰,那他這黎國皇帝的面子還要不要了?就算給他留條命,那也要斷他一雙胳膊或者一雙腿!
想至此,騏文帝直接道「造反之人本就該誅九族,這就是你們給出的不殺他的理由?哼,就算沒有他,朕依然能將那些漏網之魚抓到!」
沈榷附和道「是是!皇上說的是!皇上您只要一句話,那些逆賊定然不敢再冒出頭。只是,皇上啊,有現成的給您賣命的,這不用白不用啊!那孩子也算是戴罪立功,再來,這不是還能省下一份銀子來?」
「朕缺那份銀子?」騏文帝嗤道。
「不缺!不缺!皇上自然是不缺的。這不是最近國庫緊張,臣這也是為了陛下考慮嘛!」沈榷嘿嘿一笑說。
一提國庫,騏文帝的腦子就開始嗡嗡,指着沈榷咬牙點了點「你可真是,真是……」
真是會抓他軟肋啊!
然而,騏文帝依舊不鬆口,冷聲道「就算他想戴罪立功,那朕也不能讓他這麼囫圇個兒地站着!」仟仟尛説
沈榷聞言當即附和「是,是,怎麼說都是寧王的兒子呢,就給他斷條胳膊也做懲戒!」皇上終於鬆口了,太不容易了!不管怎樣盛楠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然而,許久未開口的盛兮卻忽然從懷裡掏出來一物,雙手呈上,對騏文帝道「皇上,臣婦有件東西想要還給您!」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