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洛水傾綰

標籤: 鳳後 深淵女帝本輕狂 靈異 花貴君
經典力作《深淵女帝本輕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花貴君鳳後,由作者「洛水傾綰」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2019雲起華語文學徵文大賽】參賽作品】她,從深淵而來,容顏絕世,囂張輕狂。不料慘遭算計,一朝重生,竟成為鳳驚國草包太女……皇室親情,包藏禍心?朝堂後院,勾心鬥角?鳳輕狂邪魅一笑:呵!舉世皆朽木,唯我傲輕狂!【另一本《快穿之妖精當道》求支持~】...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太女府都在籌備着鳳輕狂的婚事,雖然不是正君之位,但也多少因為桑綺旖的身份,隆重了些。
楚凡隱管着太女府的庫房,婚禮由禮部操辦,可府內因為新人進門卻又要大動一番。
鳳輕狂是個隨性的性子,她常坐在一邊看着楚凡隱打着算盤或是盤算庫房。
按照鳳輕狂的話說,這娶個側君,楚凡隱倒是比她還要上心,布置給桑綺旖的院子精緻異常。
她是覺得沒有必要的,桑綺旖來到鳳驚國,所帶的奴僕如此之多,難不成還不能給他製造個小型的西域?
這孟櫟霖可是專門上摺子參了禮部一本。
話里話外還捎帶着提了桑綺旖在驛館的吃穿用度和往日做派。
一副嫁入鳳驚國就該入鄉隨俗的語氣,讓鳳輕狂忍不住發笑。
就連葉織緋都稱讚其是個妙人。
平日里瞧着這孟櫟霖也是極疼愛郭明琅這個未過門的未婚夫的。
如今說著這話,也是看不慣桑綺旖所致。
她一直認為這個孟櫟霖為人正直,只是孟家有些過於死板了,想來孟櫟霖也有些孟家的風骨。
可如今看來,倒是她看岔了。
這孟櫟霖,絕對是個驚喜。
許是鳳輕狂得到了鳳輕吟想要的美人,鳳輕吟這幾天一直默認底下的人給鳳輕狂找事。
如今又藉著姐妹情深去看望鳳輕歌的名頭,將鳳輕狂約了出去。
「孤哪裡和她們有什麼姐妹情深?一個個的巴不得算計孤,若非必要,孤才不想和她們走什麼交集……」
鳳輕狂嗤笑了聲,將鳳輕吟的信扔到了桌上。
楚凡隱放下了手中的賬本,抬眼含笑看向了鳳輕狂。
「殿下不想去便回絕了便是,總歸自己心裏自在就好,哪裡去管旁的人給自己平添煩惱?」
動手給鳳輕狂喝完的茶添上,低着頭隨便撥了幾個算盤子兒,目光卻一直留在一桌之隔的鳳輕狂身上。
「鳳輕吟此事大張旗鼓,孤若不去豈非不是說明了孤不看重這姐妹之情?」
雖說她確實對她們沒有什麼姐妹之情,可不承認便又是一回事,到時那些官員又該如何議論她?
她倒是不在乎,可她如今是太女,在其位謀其政,要做便要做到最好的。
讓那些算計來算計去的皇女們永遠都不能得逞,永遠都只能看着她壓在她們頭上,這樣豈不是很好玩?
一想到她們那些個嘴臉,她都覺得痛快。
楚凡隱看着鳳輕狂換了衣服前去赴約,才拿出了那天因為太女殿下胡鬧,而耽誤了得荷包做了起來。
可剛落下幾個針,便聽到了下人稟報說是角門有個好看的男子求見太女殿下。
楚凡隱尋思着這人的身份,一時還真有些想不起來。
從角門求見可見其身份不高,又不想太過張揚,那個西域王子如今待嫁,不能出門。
畢竟嫁衣必須要自己綉,宮裡特意派去了人專門指導,這西域王子一時半會脫不開身。
而太女殿下便是看上了誰,也不會瞞着他,也沒聽過殿下說起在外邊認識什麼好看的男子。
「去告訴孫管家,讓她打發了就是,不必來問我,想攀高枝的大有人在,難不成各個都得和殿下有些關係?」
楚凡隱笑着解釋了句,也沒將此事往心裏放。
太女殿下都不承認的人,想來也就沒上過心。
既然如此他在意什麼?太女殿下不在意,他便不在意。
這邊孫管家剛在外邊處理了商鋪的問題回來,就聽說角門等着個人。
她自然是收到了消息,沒想到隔雲樓那位還找過來了,真是好大的膽子。
看來還是在外邊院子受到的磋磨不夠,還能讓他有機會出來污貴人的耳。
沈夏至是聽沈冬至說的,外邊有個好看的男子,他心思自是比別人通透些。
也隱約猜到了來人。
知曉太女殿下與那人並沒有什麼聯繫,可還是存着幾分好奇。
從後院出來去往角門,剛好碰到過來的孫管家。
孫管家的眼中還帶了幾分詫異,這沈侍君一向是個不愛出門的主,如今從後院出來,莫不是聽說了應若憐過來?
心裏準備着回頭再好好敲打一番那些個下人。
卻又不好拒絕沈侍君的要求,只好迎了上去。
「沈侍君待會見了人,不要多想,只記得咱們太女殿下是瞧不上那人的,咱們府里都是嬌花,太女殿下怎麼會去那地方找呢?」
孫管家看不上隔雲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如今說起來,當著沈夏至的面也是一點也沒有掩飾對應若憐的不喜。
沈夏至只笑不語,點了點頭。
他本就只是好奇那應若憐的樣子罷了,畢竟也是傳言中太女殿下曾經求而不得人呢。
角門打開時,應若憐已經不知道在外邊站着等了多久,估么着時間來算,怎麼也得小半個時辰。
這天氣本就熱,如今這麼一曬,就是有個七八分姿色,也變成了五六分姿色。
人人都喜歡嬌花,惹人愛憐。
可聽過誰喜歡被晒乾蔫兒了的?
汗早就浸濕了應若憐的衣服,現如今只覺得衣服都如今日的太陽一般灼人。
角門就是在這個時候開的,先出來的孫管家他自然認識,恨得咬牙切齒。
可這後邊出現的身邊跟着兩個小侍的男子,他卻沒見過。
那男子穿着樸素,衣服上沒有過多的花紋,顏色也並不鮮嫩,但料子卻是極好的,容貌清麗柔和,渾身一股子書卷氣。
應若憐打量着沈夏至,沈夏至也在看着應若憐。
沈夏至不得不承認,應若憐確實有惹人憐愛的資本,弱柳扶風的身姿,似蹙非蹙的眉眼。
他卻不知,這應若憐臉上的愁緒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無他,只這段日子過得很不順心。
應若憐看着沈夏至的待遇,心裏對孫管家更加記恨。
「這位是府里的哥哥吧?」
聲音輕柔,語句微勾,什麼樣的話從他嘴裏說出來好像天生在勾引人一般,帶着股子風塵氣。
至少沈夏至是不喜歡應若憐的,讀書人和風月中的人總歸是不對付的。
「是太女府太女殿下的人,卻擔不起這一聲哥哥,也並不是你的哥哥,我弟弟還在府里呢……不知這位公子可是哪家的?來了怎麼不光明正大的通報身份,反而來了這角門?」
應若憐雖然出自隔雲樓,但到底這麼多年被人捧着慣了,心高氣傲的,哪裡聽不出這話里的諷刺。
哪家公子?他哪裡算得上有身份的人?
說是太女殿下的外室?太女殿下也沒幸過他,再加上孫管家威脅的眼神,以前還能不顧及,磋磨的時間長了,既恨又怕的,也不敢亂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