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容姝 溺寵前妻無上限 玄幻
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容姝傅景庭」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容姝傅景庭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自己只是提醒了一下他,讓他趕緊趁熱,一鼓作氣將姝姝徹底哄好。
本以為,他回過神後,最多就是跟姝姝說些甜言蜜語來哄她。
布料自己這大孫子做的比她想的更好,直接將姝姝抱住了。
這可比說情話更有效啊。
果然還是自己老了,想的要保守一些。
不過這也沒關係,自己大孫子做的不保守就行了。
老夫人看着抱在一起的男女,笑的一臉慈祥,見牙不見眼的。
馮媽雖然不知道老夫人在笑什麼,但看到老夫人笑的開心,她也就跟着安心了下來。
對面,容姝終於從男人懷裡緩過神來了,動手推推男人,想把男人推開。
她用的力氣很小,沒有之前傅景庭吻她時用的力氣大。
畢竟祖母和馮媽在這兒看着呢,她也不好意思用那麼大的力氣,去推老夫人的孫子啊。
所以她只能一臉尷尬的,用手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示意他放開她。
他突然這個時候抱着她,還當著老夫人和馮媽的媽,說實話,還挺叫她有些難為情的。
然而男人得到了容姝的提醒,也沒有要將容姝放開的意思,依舊將她抱得緊緊的。
容姝身體僵直,無奈之下,只能湊到男人耳邊小聲道「傅景庭,你幹嘛呢,快放開我,祖母和馮媽都看着呢。」
「不放。」男人大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摸着她的頭髮,動作溫柔至極,「你不用羨慕我,你也是有家人的,我就是你的家人,我的家人,自然也是你的家人,你忘了嗎,是你自己說的,讓祖母把你當親孫女看待,所以你也可以把祖母當親祖母看待,我們就是你的家人啊。」
聽到男人的但這番話,容姝拍打他,讓他放開自己的動作,驀的停了下來。
「你……你知道我剛剛在想什麼?」她微微睜大眼睛,眼裡滿是驚訝。
男人輕笑,「你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而且你剛剛看我是的眼神那麼明顯,我就更加不可能不知道了。」
容姝把頭靠在男人肩膀上,也笑了,「你這麼了解我,倒是讓我感覺自己在你面前,都沒什麼秘密了。」
「那不是正好,說明我們互相坦誠不是嗎?」傅景庭撫摸着她柔順的頭髮。
容姝又笑了,「你說的是。」
這會兒她已經完全忘記了老夫人和馮媽,明明剛剛傅景庭抱住她的時候,她還覺得當著老夫人和馮媽的面兒這樣不好,怪讓人難為情的。
但剛剛傅景庭的那番令她內心觸動的話一出,她就立馬忽略了周圍的一切,內心只有感動,和這個抱住她的男人了。
對面,老夫人和馮媽看到兩人黏黏糊糊的模樣,只覺得好笑不已。
「小馮,你說剛剛景庭跟姝姝說了什麼,姝姝一下子滿眼都是他了。」老夫人抬頭看着旁邊站着的馮媽問。
馮媽如實搖頭,「老夫人,這我怎麼知道,不過應該是什麼情話吧,很得容小姐心的那種。」
老夫人點點頭,「或許吧。」
「老夫人。」就在這時,堂屋外走進來一個傭人,還是容姝見過的熟人。
正是她之前眼睛看不見,傅景庭特地給她安排的張媽。
張媽走進來,先對着老夫人打了聲招呼,然後才朝傅景庭和容姝看去,對着兩人笑笑。
張媽的到來,也讓容姝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下意識的看向老夫人和馮媽,看到兩人打趣的眼神,臉上一紅,趕緊將傅景庭推開坐好。
傅景庭還正在享受和好的喜悅呢,莆一被推開,俊臉立馬就沉了下來。
他還沒抱夠呢。
「小張啊,午飯準備好了?」老夫人笑呵呵的看着張媽問。
張媽點頭,「是的老夫人,午飯已經準備好了。」
「那行,你先去布置,我們馬上過去。」老夫人應着。
張媽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老夫人被馮媽扶起來,「姝姝,走,跟祖母吃午飯去。」
說著,她伸出手。
容姝見狀,也趕緊起身走過去,將老夫人扶住。
三人並排着走出堂屋,王餐廳的方向走去。
至於傅景庭,三人提都沒提,又一次默契的將他忽略掉了。
傅景庭都有些懷疑,這是不是她們故意的。
無奈的笑着搖搖頭,傅景庭手插在褲兜里,邁着長腿跟在了後面。
吃過午飯後,容姝就正式告別了老夫人,和傅景庭一同離開了。
畢竟他們還有工作,不能一直呆在這裡,能呆上半天,已經是擠出來的時間了。
老夫人也知道他們忙,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爽快的答應讓他們離開。
好在容姝承諾,以後會經常過來看她,她心情這才徹底好起來。
走出老宅,張助理已經在老宅門外等着了,身後停放着傅景庭那輛定製的邁巴赫。
看到兩人,張助理趕緊打招呼,然後打開后座的車門。
傅景庭等到容姝上了車後,自己才緊跟着上去。
等到兩人都上去了,張助理作為司機,這才上了副駕駛。
「對了傅總,有個好消息。」張助理關上駕駛座的車門,一邊系安全帶,一邊面帶興奮的笑意,興沖沖的朝傅景庭開口。
傅景庭整理着袖口,有些不怎麼感興趣的接話,「什麼好消息?」
容姝倒是挺感興趣的,把包包放到一邊後,好奇的盯着張助理看。
大概是背對着兩人說話不方便,也不禮貌,再加上傅景庭沒有催促着開車,張助理乾脆解開安全帶,轉過身來面對着兩人。
「是這樣的傅總,我們派過去盯着蘇城的人傳來消息說,蘇城出門被人套麻袋揍了。」張助理說到這裡,臉上滿是興奮之色,眼睛都在發著光,「不知道蘇城得罪了哪位,被人用這種方式報復,雖然報復方式有些幼稚淺薄了一旦,但關鍵是實用啊,那可是實打實的痛,估摸着這次蘇城要被慪死,他哪裡被人這麼對待過,這已經可以說是一種侮辱了,對他人格上的侮辱,哈哈哈,不得不說,做這件事的人,實在是太有才了。」
說到這裡,張助理拍腿大笑。
容姝還以為張助理要說的好消息是其他什麼呢,不料居然是這個。
面對張助理的誇獎,她是高興的的,但是也有些不高興。
因為張助理的這番話里,又誇又貶。
說她讓人套蘇城麻袋的方式,居然幼稚淺薄。
這話她就不愛聽了。
容姝忍不住撅起了紅唇。
傅景庭注視到了她的不悅,眸子微微眯了眯,眼裡閃過一絲若有所思,隨後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張助理身上,「你說蘇城被人套了麻袋?」
「沒錯。」張助理連連點頭,激動的臉都紅了,「我知道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直到看到我們的人發來蘇城被打後的照片,我才知道蘇城居然真的被打了,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做的,但不管怎麼樣,蘇城被打對我們也是一件好事,看到蘇城被打的慘兮兮的樣子,實在是大快人心,傅總,您要看一看照片嗎?」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