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沐青婈宋文朝
沐青婈宋文朝

沐青婈宋文朝沐青婈

標籤: 沐珍兒 沐青 沐青婈宋文朝 都市
都市《沐青婈宋文朝》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沐青婈」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沐珍兒沐青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城陰沉着臉,背着手站在大廳里。二嬸朱氏正抱着她堂姐沐珍兒哭得肝腸寸斷的。「嗚嗚……我不活了……」沐珍兒一身艷紅的嫁衣,卻渾身濕淋淋的,撲在朱氏懷裡,哭得梨花帶雨。看着她這副楚楚可憐的姿態,沐青婈一時竟覺得有些可笑。誰也想不到,眼前這樣一位惹人憐惜,被「無辜」破壞婚禮的新娘,將來會露出那樣惡毒的嘴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3: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宋老爺看着與自己同床共枕幾十年的髮妻落得這個下場,心裏的不忍和難過排山倒海地襲來,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多歲一般。
宋老爺忍不住掉了淚,用顫抖着的手抹了抹淚,便轉身離去。
宋明珠衝過去,扯着太醫的衣服,瘋似的尖叫「你什麼意思?什麼叫人廢了?」
太醫被她嚇得臉色鐵青,不斷地推着她「廢了就廢了,還能怎樣。就像老人中風一樣,身體癱瘓不能動,嘴不能言……」
「你個庸醫!快叫白醫正來治!」宋明珠一邊尖叫着,一邊打太醫。
太醫氣得一把推開她,宋明珠被推得撲通一聲,摔到地上。
太醫忍無可忍,啐了她一口「呸,什麼玩意!不過是一個被休被廢的下賤罪人而已,還敢跟我橫!還想請醫正?咋不上天!」
說完,便背着醫箱離開了。
「呃呃……咳咳……」尹氏在地上不斷地扭曲痙攣着,滿眼崩潰,痛苦不堪的模樣,顯然,她的意識是清醒的。
「嗚嗚……娘!」宋明珠都不敢跑去碰她了,反撲向宋文易,拚命地打他「你怎能害娘!你怎能害死她。不管她幹什麼事,那也是你娘啊!你怎能這樣對她……」
宋明珠沒有看到前面,以為是宋文易給尹氏灌的葯。
在她眼裡,宋老爺有一萬個狗膽,也不敢幹這種事的,所以,一定是宋文易所為。
宋文易獃獃地坐在地上,任她打着,從一聲不吭到呵呵慘笑起來「也許……這樣也好。」
「你說什麼?你瘋了!」宋明珠尖叫。
「夫人,嗚嗚……」包嬤嬤和菊香、桃香、彩虹幾個丫鬟撲到尹氏身邊,哭起來。
特別是包嬤嬤和菊香,最是心疼,不斷地給尹氏揉着僵硬的身子,好像這樣就能治好她一樣。
宋文易淡淡道「把包嬤嬤和菊香拖出去,勒死。」
說完,便站起來,往外走。
包嬤嬤和菊香驚懼地抬起頭「大爺你幹什麼?」
「哥,你說什麼?你竟然……」宋明珠只覺得整個世界都要陷塌了。
只見宋文易身邊的兩名下人衝進來,拖着包嬤嬤和菊香出去,用兩根白綾,在庭院里勒死。
「啊啊啊——」宋明珠聽得外面的慘叫聲,還有躺在地上,猙獰扭曲着的尹氏,崩潰地哭叫着。
第二天早朝,傅令朝公布了尹氏和宋明珠謀害宋老太爺一事,廢除誥命和永安公主的封號。
尹氏受不了打擊,竟然中風癱瘓了。
宋文易決定帶着尹氏和宋明珠老回家。而宋老太爺因為受傷,在京城休養。
朝臣和人群不由一陣嘩然,多的是說尹氏母女惡有惡報的。
午時一刻,宋文易收拾行裝,帶着已經癱瘓的尹氏和宋明珠一起出宮。
宋老太爺看着城門的方向,微微一嘆。
尹氏必須落得這個下場,否則就算害不了傅令朝,也會毀了宋文易。
至於宋明珠,只要尹氏倒了,就她這智商起不了什麼風浪。
宋文易那邊,卻還有個後續。
宋文易帶着廢掉的尹氏和宋明珠離京,在三天後,宋明珠竟然逃跑!
因為她一直認為害癱尹氏的是宋文易!
並且還親眼目睹宋文易讓人勒死包嬤嬤和菊香,便認定宋文易為了在傅令朝面前賣好才害了尹氏。
連親娘都弄癱了,那下一個是不是自己?
她才十八歲,可不想癱瘓在床!宋明珠驚怕之餘,竟然使計逃跑。
宋文易着人去追,宋明珠為躲避,竟然摔斷了腿。這腿沒治過來,最後被截肢了。
回到安州老家,宋明珠因為少了一條腿,人也變得陰鬱刻薄,天天罵罵咧咧的,但卻因為斷了腿,卻再也不願出門。
……
自傅令朝登基後,朱氏沐修志夫婦、沐珍兒一窩都快氣哭了。
特別是沐珍兒!
最後傅令朝竟然當上了皇帝!
原本,她該是皇后!這個後位該是她的啊!結果,便宜了沐青婈。自己千挑萬選,嫁了何子惟這個窩囊廢。
沐珍兒越看何子惟越不順眼,天天活在悔恨之中。每天都在咒沐青婈去死。
朱氏也是咽不下這口惡氣,便跑到沐守城跟前說「婈兒倒是得寵了,連源兒都封了國公爺,偏偏作為親祖父的老太爺連個爵位都沒有,更別說回朝當官了。以前當王爺時,讓求個官位,他們推三阻四的,說那是景燁帝留給歐陽家的。現在他自己登基了,婈兒也不幫着老太爺謀個實職。」
沐守城早就對沐青婈不滿了,現在聽得朱氏不斷挑拔一張老臉鐵青一片,沉聲道「嘰歪個什麼,這麼閑就好好管教你兒子吧。都十六歲的人了,還拖着兩桶鼻涕。」
沐守城雖然惱恨,但他也算是看清楚了,沐青婈無心扶持他。任他怎麼鬧都不可能的。
朱氏卻道「我知道老太爺心裏難過。但婈兒是個自私的,靠不住,若當初嫁的是我家珍兒,早就幫老太爺登上首輔之位了。」
沐守城瞪了她一眼「那當初你們搶個啥?現在還說珍兒?你難道想珍兒和離,嫁入宮裡不行?滾!」
朱氏瞬間沒臉了,珍兒和離,嫁入宮裡!這倒是好主意啊!但她倒是清醒,便是真和離,傅令朝也不會要沐珍兒呀!
朱氏道「我沒這個意思。但婈兒靠不住是真的!瞧瞧現在,一定是她逼着皇上不準選妃。現在她年輕貌美,皇上疼她,自然允她。等再過幾年,不知會鬧成什麼光景!」
「瞧瞧博元,以前多愛珍兒啊,連私奔都干出來了。結果,現在竟然寵愛那一窩妾室,把珍兒丟一邊去。偏婈兒不會來事兒,不趁着皇上對她熱乎,多塞幾個人過去。」
「你嘰歪一大堆的,究竟想說什麼?」沐守城有些聽不下去了。
朱氏道「這皇后之位可要緊,不能丟了,也不能作沒了。珍兒不行了,咱們可以找個親戚家的女兒,老太爺趕緊安排個人進宮,也好幫襯啊!」
沐守城一聽,有理!
「這是哪裡來的狗膽呀,竟然算計到皇上身上來了。」黃氏沉着臉走進來。
沐守城惱「我又沒幹什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