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林渲染沈亦崢
林渲染沈亦崢

林渲染沈亦崢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

標籤: 林渲染 林渲染沈亦崢 沈亦崢 都市
無刪減版本的都市《林渲染沈亦崢》,成功收穫了一大批的讀者們關注,故事的原創作者叫做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非常的具有實力,主角沈亦崢林渲染。簡要概述:林渲染這個女人十分不簡單,明明已經嫁入豪門了,結果她竟然主動提出了凈身出戶?也不知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經歷這麼多的情感波折,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對愛情妥協了,結果此女不僅打破了人生的統一認知,並且還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她離婚後的驚艷蛻變,馬上女強人就要上線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09: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正要回頭,腰上一緊,被人帶着進入電梯。
背立刻貼在了冷意十足的牆上。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林渲染回頭想要攻擊對方,那人精準地捕捉到她的手,按住。
她抬腿攻下盤。
腿被按住。
她的身體整個兒嚴絲合縫地與對方貼在了一起。
「是我。」低沉的男音傳過來,順勢舉高了她的手。
林渲染側眸去看,看到沈亦崢垂頭,幾乎貼上她的臉,兩人姿勢無比曖昧。
「沈總這是什麼意思?」
他的臉貼得太近,氣息噴在她臉上,無法呼吸。
她不得不轉開頭避開。
沈亦崢把臉又貼近了些,唇片翕動時唇風拂起她臉上的絨毛,「為什麼會扮成這副樣子跑到這裡來?」
長指不滿地滑過她的鬢角,想要拉開她的假髮。
不喜歡她裝男人的樣子。
「與沈總無關吧。」林渲染被他壓着,只能極力往裡縮。
可人已經貼在牆上,又不會縮骨功,再往裡縮也縮不到哪裡去。
耳根被他的呼吸灼得一陣陣發燙。
「沈總可以放開我嗎?您這麼按着我,被人看到,會懷疑您的性取向的。」
沈亦崢只是呵了一聲,並沒有退開。
「被人懷疑更好,免得麻煩。」
「……」
他不在乎,她在乎。
還不想被人拍到送上頭版頭條。
「沈總什麼時候變得油腔滑調了。」這些話要放在以前,怕是打死他也不會說。
「我還是比較習慣以前的您。」
外表嚴肅,對她厭惡。
井水不犯河水。
「我只對你油腔滑調。」沈亦崢答,「別人想要見到以前的我很容易,但你,不可能!」
他的意思很明顯,從此以後都會纏定她。
林渲染「……」
她真的不需要。
沈亦崢是她命里的劫吧。
當初她傾盡全力想得到他,他不理。
現在她從內到外摒棄了他,他反倒陰魂不散。
這個話題爭論下去沒有意義,林渲染也知道改變不了沈亦崢的想法,索性轉移話題,「剛剛多謝沈總沒有當場揭穿我的身份,算我欠您一個人情。」
她主動提起這事,沈亦崢也把注意力轉了回來。
他看着林渲染的眉眼,突兀地想到葉淳說過的話——星光傳媒的老闆是個女人。
所以……
電火石光之間,一個想法猛然蹦出。
狹長的眼尾用力一縮。
他突然退步,鬆了手。
林渲染正愁着怎樣才能讓他鬆手。
他突然就鬆了。
免不得疑惑,卻也不想過多糾結。
正好電梯到底,她揉着被圈過的手腕低頭大步走了出去。
一路急走到車庫,回頭時再沒有看到沈亦崢的身影。
林渲染總算可以痛痛快快呼吸。
不再逗留,迅速開車駛離。
到家後不久,秦喻打來了電話「抱歉啊,拖你過去,最終生意還沒談妥。」
林渲染臉上敷着面膜,嫩白長指隨意地玩弄着睡衣衣帶,「我沒關係,你怎麼樣?」
「不過一樁生意,沒了就沒了唄。」
秦喻表出得像以往一樣,沒心沒肺。
星光傳媒最初是林渲染成立的,但她嫁到沈家後便全權交給了秦喻打理。
和秦喻打完電話,林渲染聯繫了公司律師顧問,打算把星光傳媒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轉給秦喻。
這事兒其實早在五年前就想做,當時秦喻說什麼也不肯要。
如今她和高宇崧也談了這麼多年,是時候成家。
高宇崧家條件很好,總不能讓秦喻就這麼嫁過去。
雖然高宇崧對秦喻一直很好,但經過一次婚姻後林渲染懂了很多。
越是豪門,牽牽扯扯的關係就越多,只靠着老公的寵是很難生活下去的。
她不想秦喻像她當年一樣看人臉色,想她風風光光出嫁,日後到了婆家也能挺直腰板過日子。
——
創世大樓。
下班之後,這棟雄偉的建築就如一頭睡獅,隨着燈光的熄滅只剩下高大輪廓。
一整棟樓,只有總裁辦公的燈還亮着。
沈亦崢自打離開風城國際便回了辦公室。
不過推掉了所有應酬會議。
許飛揚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看到背對着自己坐着,神色嚴肅的老闆,又免不得摸摸胳膊下夾的文件,表情複雜。
「怎樣?」
沈亦崢似乎背後長眼,出聲問。
許飛揚忙回神,大步走進來,筆直立在他背後,「查清楚了,當初星光傳媒申請成立的資料是林小姐去遞交的,不過用的是何清文的名字。這個何清文極有可能是林小姐母親的名字。」
「何清文?」沈亦崢無聲沉吟。
當初在連屋鎮,林渲染跟他說過關於母親的事,覺得是她的出生造成了母親的過世。
現在用這種方法祭奠自己的母親?
所以,她當真是星光傳媒的老闆!
「這個林小姐,不僅是一億粉絲的超級網紅,還搞了這麼大家公司,還真了不得!」許飛揚豎起大拇指,對林渲染簡直佩服到五體投地。
越佩服,表情越意味深長。
老闆那位媽一天天到處找門當戶對的女孩給自己兒子,勞心勞力的,卻不知道前媳婦才是真正的豪門。
她要是知道林渲染有這麼大本事,會不會吐血?
會不會因為拱手丟了這麼大一個強強聯手的資源悔到腸子都青掉?
還有那位沈小姐,眼高於頂,恃着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到處擺譜欺負人,當初林渲染沒被她少欺負。
當初欺負人家有多狠,如今這臉就被打得有多疼啊
許飛揚都能想像得到,這兩個人知道這個消息後,表情會有多精彩。
唉,沈總這麼厲害的一人,怎麼凈攤上些不靠譜的家人?
許飛揚在胡亂感嘆的時候,沈亦崢也陷入沉思當中。
林渲染一層層剝出的真面何嘗不是在打他的臉?
當初自己要能多調查一下,哪怕多問一句,就能知道她是大眼睛。
可他卻被憤怒蒙蔽了眼睛,什麼也沒做。
她為他放棄所有,心甘情願做平凡普通的家庭婦女,一心守在他身邊想得到他的回應,他又做了什麼?
懷疑她別有所圖,厭惡她,無視她……
越想,沈亦崢越覺得自己渣得可惡!
許飛揚看他這樣,也猜出他的心思,嘴裏道「當初也不全是您的錯,林小姐嫁給您四年對所有的事一個字都沒有提。她若肯告訴您哪怕一星半點,你們之間的誤會也不會那麼深。」
沈亦崢不語。
仰着一張蒼白的臉閉上眼。
他腦子裡浮起好些畫面,全是剛結婚時,林渲染跑到他面前欲言又止的模樣。
她不是不想提,而是每次他都沒有給她機會!
正想着,沈亦崢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放在耳邊「說。」
葉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眼角膜的捐獻者,找到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