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最強戰婿

標籤: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霄 靈異 趙權
很多朋友很喜歡《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這部靈異風格作品,它其實是「最強戰婿」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內容概括:手握護國神劍,這世上,沒他不敢殺的人。拿起銀針,世間沒他治不了的病。牽起她的手,這天下,再沒人敢欺負她半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7: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524章宮本舞現身!
夏海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就算拳腳功夫再出色又怎麼樣。
若是碰上真刀真槍,也只有找死的份!
夏海挽起劍花,衝著林霄直面攻去。
「受死吧!」
橫衝直撞的招式在林霄看來不過是無用招式。
長劍刺來,林霄抬劍一擋。
刺耳的摩擦聲吵的夏海心煩。
翻身想要抬腳將林霄踹開,卻沒想到一腳踹空。
林霄輕鬆避開。
夏海心不甘,拎起劍再次衝去。
然而林霄一直在閃躲,根本不能擊中林霄要害。
夏海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林霄有本事你就別跑,一直跑算什麼本事。」
「打就要真刀真槍的打!」
林霄冷笑着。
「成全你。」
林霄腳下一蹬,身法快如閃電。
夏海見狀愣在原地。
好快!
根本看不清人在哪裡!
場上其他人也不淡定,此等實力哪裡見過別人有!
就這夏海還想跟人家過招?
這不就是在找不自在嗎!
林霄朝着夏海刺去,如兇猛野獸的能力直直衝夏海面前。
夏海用盡全力,將劍抵在身前才堪堪把劍給擋下。
林霄身形一動抬腳踹向他的胸膛。
夏海躲閃不及,瞬間被踢到場外。
這場比試誰勝誰負,一目了然。
見此,夏海卻不依不饒。
「這算什麼!」
「全怪林霄用了陰招,本來我是可以不用輸的!」
夏海站在場中央大喊起來,怎麼就不認。
聽到這話紅梨也怒了。
「呸!算什麼長老啊!」
「就你這不要臉的樣子還叫長老,簡直害臊!」
「快滾回你們夏家去啊!」
周月三人正站在周新海身後挨批評。
沒了周家三小隻,紅梨罵起來人來格外爽。
鹿鳴站在她身後,無奈笑笑。
但這孫子就是該罵。
夏海的臉色一會青一會紫,難看至極。
看到這一幕,夏怡美也朝着紅梨的方向罵了起來。
「你個不孝子噴什麼啊!」
「出去一趟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嘛!」
紅梨也不慣着她,抄起手邊的蘋果砸了過去。
精準打到夏怡美的頭。
「閉嘴吧你!」
「老子說話,你插什麼嘴啊!」
夏怡美也沒了辦法。
誰讓他們是二樓,跟本不可能將東西再給扔上去。
索性頭一扭,只能生氣的坐在椅子上,口中還念念有詞。
林霄收回視線看向滿臉怒氣的夏海。
「你想繼續,還是就此打住。」
夏海心裏不服,還想繼續但被夏江制止。
「行了老三。」
「下來,你打不過他。」
夏海一愣。
「只要我再精準一些必定能取他性命!」
然而夏江搖搖頭。
這個青年的實力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
以前還覺得只是被他僥倖所勝。
但現在他能察覺到從林霄身上的力量波動。
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境界所有的。
「我讓你回來你就立刻給我回來!」
夏海拗不過只能聽夏江的話。
惡狠狠的瞪向林霄,放狠話。
「你給我等着,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將從你這裡被爭奪的一起給奪回來。」
林霄不以為然的聳聳肩。
「拭目以待。」
林霄站在原地,環視一周。
上面的人都在打量他,兩大家族的長老都不是他的對手。
還能有誰打的過他!
周新海往解家瞥了一眼,然而對方十分悠閑的喝茶,看起來沒有要上去的打算。
夏江陰沉着臉開口道。
「解家家主不打算出手試試?」
「這可是關乎到我們江東的未來。」
解宏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坦然自若道。
「我們解家向來是跟隨你們兩家的走向。」
「既然你們已經有結果了,又何必需要我再出面呢?」
兩句話把鍋甩了個乾淨。
不管是以後會不會出事,解家也不會有責任。
聞言,夏江冷哼一聲,沒再接話。
就他們解家這個態度,他最是看不慣。
「如果沒有挑戰者,那麼林先生將是這次大會的點燈人。」
面具男揚聲說道,但沒有一個人出面。
林霄眉頭一皺,鼻間又聞到了熟悉的香氣。
整個場內也響起一道悠揚的女聲。
「人還沒有到齊,怎麼就着急落幕呢?」
來人穿着一襲火紅鱗片緊身禮服,外面套了一個毛草。
整個人看起來十分華貴。
臉上畫著精緻妝容,抹胸禮服盡顯誘惑。
一雙裸露在外的玉足,也給人無盡遐想。
在她身側還有四個西裝男保鏢。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議論紛紛。
「這是誰?」
「什麼時候我們江東出了一個這麼張揚好看的大美女了?」
「不知道啊,咱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謝宏軍拿茶的動作一滯。
抬眸,眼底閃過一片冷意。
「宮本舞。」他輕輕念道。
林霄站在場中央,眉頭皺起。
這個女人或許就是他們一直要找的人。
宮本舞踩着透明高跟鞋直奔三樓。
三樓一共有兩個位置,一個位東,一個位西。
同樣也是成為對家的意思,一旦二者落座,兩人便是仇敵。
眾人都摸不着頭腦。
「這個美女難道是想跟他搶燈嗎?」
「不知道啊,要是這麼一個美女跟我搶的話,我一定雙手送上!」
夏振天瞧見她的身影后,叫來身邊的人。
趁着所有的視線都落在宮本舞身上,他附耳悄聲說了幾句。
那人得令後,直接離開了場地。
「哎!美女你知不知道來這裡的人都要自報家門。」
「你要是不把芳名報上來,我們可沒辦法讓你在這啊!」
一個男人叫嚷着,其他人轟然大笑。
宮本舞拿着竹扇,「啪」打開。
竹扇遮住半張臉,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讓所有的男人慾罷不能。
一雙狐狸眼勾人心魄。
「芳名,宮本舞。」
眾人聞言,臉色一變。
全場響起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是宮本家的人!」
「好像十年前宮本家的人也來過。」
周嚴小聲的同周月說道。
這也提醒到了紅梨,十年前確實見到過一個語言不通的人。
只是當時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人。
這樣一想,難不成十年前宮本家的人就已經安插了眼睛嗎?
宮本舞慵懶的翹着二郎腿,語氣嬌媚的看向眾人。
「既然是比試,那必然是有我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