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栗寶蘇深意

標籤: 古逸風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逸風 都市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是作者「栗寶蘇深意」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逸風古逸風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3: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粟寶這才放心了,快快樂樂的跑下樓去,撲在蘇老夫人懷裡。
「外婆,早上好吖!」粟寶仰頭,抱着蘇老夫人撒嬌「我昨晚有乖乖的面壁思過了哦,棒不棒!」
蘇老夫人只覺得好笑,你這是去跟周公面壁思過了吧?
她摸摸粟寶的頭,說道「棒!我們粟寶最棒,快點去吃東西吧!」
「天氣冷了,就得吃點熱的……豆漿是剛磨好的,正熱乎着呢。」
蘇家很少有餐包、沙拉、三明治那些西式早餐,在蘇老夫人看來,早餐還是吃熱乎的好,尤其是中式的豆漿、饅頭、小米粥、肉……這些健康又養胃。
粟寶跑到餐廳,乖巧的打招呼「外公早上好,大舅舅早上好,大舅媽早上好!」
姚欞月從粟寶出現的時候,就一直看着她。
看她跟蘇老夫人說早上好。
又跟蘇一塵、蘇老爺子說早上好。
大家見面都是說早上好……
姚欞月手裡緊握着一個雞腿,低頭盯着雞腿,沉默半晌。
然後費力又笨拙的說道「早……上……早。」
粟寶糾正「是早上好~」
小奶音還翹了個尾音,軟糯糯的。
姚欞月盯着粟寶的嘴巴,唇角蠕動,開口道「早……上,好~」
也是拖了個尾音,感覺獃獃的。
粟寶毫不吝嗇的豎起大拇指「對啦!大舅媽真聰明,比小五還聰明!」
姚欞月左手抓着雞腿,右手抓着饅頭,盯着粟寶燦爛的笑容。
她努力的扯了扯嘴角,但遺憾的是,她沒辦法做出任何錶情。
只是暗地裡牢牢的記住了早上好這三個字。
蘇一塵給粟寶拿過豆漿,加了一勺糖,溫和說道「快吃吧!」
粟寶端過來,「嗷嗚~真好吃!」
姚欞月心底默念嗷嗚……這個她好像會。
粟寶剛喝了兩口豆漿,扭頭就看兩個哥哥都下樓了,嘴裏的豆漿一時沒吞進去,只能對兩個哥哥招手。
嘴巴還掛着一圈豆漿,奶呼呼的樣子。
蘇何問十分順手的拿了一張紙巾,給她擦了一下嘴巴,然後說道「早上好!你怎麼起來那麼早,不多睡一會兒。」
粟寶說道「我不困了。」
蘇何問壓低聲音「下次還出去嗎?」
要是還晚上出去,總是這樣不行呀!
小孩不睡覺會變矮的,他可不要變成武大郎。
粟寶搖頭「下次布吉島呀!」
下次的事,下次再說。
蘇何問坐在姚欞月旁邊,照例是說了早上好,然後開始吃早餐。
姚欞月默然片刻,盯着蘇何問,終於笨拙的說道「早…上,好~」
蘇何問一愣,頓時感覺驚喜不已!
他立刻誇讚道「了不起!都會說兩個詞啦!」
我槽當然算一個。
早上好也算一個!
他媽媽現在都會說兩個詞了!
每天教一個,一年後就會三百六十五個。
在線字典收錄的漢字一共20959個,詞語52萬個,但常用詞也就28770個。
一天學一個詞語的話,也就78年這樣能學完全部的詞語。
他可以一直教她到老……
吃完飯幾個小孩就去學校了。
涵涵上小學後,就只有粟寶一個人去幼兒園。
粟寶覺得沒什麼,但大家每次送她上車的時候總好像她要去很遠的地方似的。
時間一晃而過,天氣也越來越冷,蘇家的餐桌也豐盛起來。
火鍋、烤全羊、牛排,醬豬手,甚至麻辣燙。
蘇家人都肉眼可見的圓潤一圈,大舅舅本來一天一個小時的健身,愣是又加了一個小時,才能勉強維持住身材。
大舅媽更是以長膘的速度在增肥。
她什麼都吃,蘇老夫人給什麼吃什麼,半個月,從一米七、七十斤的皮包骨,長到了八十五斤。
「半個月十五斤!」蘇老夫人滿意的看着稱。
懸鈴正在舔爪爪,聞言突然定住,轉頭看着那個稱。
15斤這個詞它聽得懂!
一個月前它就是被老太太放在稱上,然後老太太高興的說15斤了,貓就是要肥肥的才可愛!
「喵——」狸花貓嚇跑了。
小五在一邊嘎嘎搖頭晃腦「吃的歡,長的好——大比大豬飼料!豬跳攔、豬不長肉怎麼辦,快用大比大!」
它當然最得瑟,鸚鵡一般只吃黃小米、五色粟米,再叼一些青菜,其他就沒有什麼了,所以它長得好是羽毛越來越光亮,而不是胖。
突然嗖一聲,蘇老夫人飛了一隻拖鞋過去。
小五頓時嘎的一聲飛起「槍打出頭鳥!」
大家都忍不住笑起來。
入冬的第一場雪姍姍來遲,大地都裹上了素白的裝束,家的燈火顯得格外的溫暖起來。
粟寶放學後跑回餐廳,第一個找蘇老夫人,嘰嘰喳喳跟個小話癆似的跟蘇老夫人說個不停。
蘇老夫人樂呵呵的,端着菜催促「去洗手吃飯了。」
今天的菜是醬油雞、佛跳牆、燜魚翅、清燉肥鴨,外加各種小菜。
工地回來的蘇贏爾和蘇子林看到這些菜就頭大,只想啃點青菜。
蘇意深還好,一天忙得腳都不沾,吃飯也沒有時間好好吃,是真的餓了。
蘇一塵剛進門就又提着公文包出去「突然想起還有事。」
實在吃不下了。
蘇老夫人「你坐下!」
什麼事不能吃完飯再說?
蘇何問嘀咕一聲「嘖嘖,都是硬菜啊!」
粟寶嘴裏塞着花菇,疑惑說道「不硬呀!」
蘇何聞漠然道「硬菜,是大菜的意思,形容很豐盛。」
粟寶哦了一聲「大菜就大菜,為什麼叫硬菜呢!」
「很厲害就很厲害,為什麼又要叫有兩把刷子呢?」
「快活就快活,為什麼叫好不快活?」
蘇何問撫額「妹妹,吃你的吧。」
大家都吃不下了,只有粟寶還吃得很香……以及姚欞月。
蘇老夫人現在可稀罕姚欞月了,那真正是給啥吃啥,一點反對的聲音都沒有!
「吃這個啊!」蘇老夫人給她夾了一個鵝腿「還有這個佛跳牆,也很好吃。」
姚欞月左手拿雞腿,右手拿鵝腿,面前的碗堆滿了菜。
兩個腮幫子也塞得滿滿的,跟一隻小松鼠似的鼓了起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