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老千
老千

老千初六蘇梅

標籤: 仙俠 梅姐 老千 花姐
仙俠小說《老千》,講述主角梅姐花姐的甜蜜故事,作者「初六蘇梅」傾心編著中,主要講述的是:我是老千。賭桌上,翻雲覆雨的老千但我想用我的經歷,告訴你一個最樸素的道理,遠離賭博。因為,十賭九詐,十賭十輸! 老千...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7: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荷官再次打開一副牌,程序和之前相差不多。驗牌,發牌。
又一局開始,這一局我的明牌是張6,底牌是張4,垃圾牌。
而魁頭的明牌則是一張10。荷官衝著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黑桃10說話!」
就見魁頭再次的亮開底牌,一張黑桃9。按正常來講,這種牌是一定要下注的。
但他卻把牌一合攏,朝着荷官瀟洒的扔了過去。
「我棄牌了!」
接下來的幾局,魁頭始終是這個路子。要麼棄牌,要麼不跟。
而我掃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
我現在贏的底錢,都已經快到兩百萬了。
魁頭這是在幹嘛?他莫非在等一個出千的機會?
荷官又一次的打開了一副撲克牌,開始發牌。
我的明牌是一張黑桃4,暗牌則是一張黑桃a。
魁頭的明牌是一張梅花10,就見他看了一眼暗牌。
接着,便抬頭看着我說
「說話吧!」
哦?
他不棄牌了?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麼,為了安全起見,我拿出一枚十萬的籌碼,扔到桌上。
「十萬!」
就見魁頭想了下,他同樣拿出一枚十萬的籌碼,說道
「跟了!」
荷官繼續發牌,我的牌運不錯,竟直接發了一張梅花a。三張牌,我便已經成了最大的對子。魁頭的明牌,則是一張紅桃5。
荷官衝著我,做了個請的手勢
「梅花a說話!」
如果不出千,這種對a的牌型,在兩人的對局中,贏的概率高達937。
正常的打法,肯定要先示弱,吸引對手入池。
想了下,我拿出二十萬的籌碼,扔到牌桌上。
「二十萬!」
魁頭想了下,就見拿出七個十萬的籌碼,「嘩」的一下,扔到牌桌中間。
「跟你二十萬,大你五十萬!」
難道這傢伙撞到對10了?在試探我是不是對a?
可我覺得哪裡又有些不對,不過我還是選擇正常打法,埋伏一下,選擇跟注。
荷官繼續發牌,第四張牌,我是一張紅桃8,而魁頭則是一張黑桃k。
此時的牌面,我暗牌黑桃a,加上黑桃4、梅花a,紅桃8。
而魁頭的牌面則是梅花10、紅桃5、黑桃k。他的暗牌最可能的則是一張10。
「黑桃k說話!」
荷官衝著魁頭,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就見魁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嘟囔一句
「時間還早,少下點兒吧,二十萬!」
上一手魁頭大了我五十萬,我選擇埋伏一手跟了注。
而這一手,他選擇減注,下了二十萬。難道他猜到我是對a了嗎?
這次的對局,我雖然已經想到了出千的方式。
但現在時機還不成熟,我不可能貿然出千。
不然張凡,以及坐在下面的那些千門高手,都可能抓我的千。
我也只有按照正常的牌路來打,我沒選擇加註,而是選擇了跟注。
「二十萬,跟了!」
話音一落,就見魁頭忽然陰陰一笑。
「難道我判斷錯了,你不是對a嗎?怎麼不加註?」
我之所以沒選擇加註,是因為我不知道這個王八蛋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我想選擇最為穩妥的方式,如果這把贏下來。
我後面幾乎不用出千,單靠時間,我也足以磨死他。
如果他敢出千,我相信我一定能抓住他。
「發牌吧!」
魁頭衝著荷官說了一聲。
因為是最後一張牌,旁邊看熱鬧的所有人,全都站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最後一張牌上。
這雖然不是最後一局,但很可能是左右牌局最終結果的一局。
就當荷官的手,剛剛碰到牌的那一瞬。
我身後傳來了開門聲,聲音不大,但我卻聽的清清楚楚。
而在不遠處看着熱鬧的老黑,眼睛忽然一瞪,衝著我身後的方向,大喊了一聲
「小心,小六爺!」
老黑的聲音本來就大,加上情急之下,聲調更是比平時高了許多。
隨着他的一聲喊,我急忙回頭。
就見一個輪椅上,坐着一個熟悉的面孔,莞城的阿豪。
此時的阿豪,蓬頭垢面。雖然和他有段距離,但還是能聞到他身上酸腐的味道。
上次黃阿伯生日宴,阿豪被啞巴挑了手筋腳筋。
本來聽說,他殘疾後被小弟奪位,流落街頭成了乞丐。
可沒想到,他今天居然出現在這裡。
而這並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衣服扣字解開了,腰間纏着一圈詐葯。
殘疾的手掌,還拉着引線。
這忽然的一幕,讓全場立刻亂了套。
就聽張凡冷靜的喊了一聲
「封牌!」
話音一落,荷官立刻把我和魁頭面前的牌封好了。
而幾個安保,朝着阿豪便沖了過去。
阿豪眼睛一瞪,手握着引線,大吼一聲
「誰敢過來,我立刻點火!」
安保站在原地,不敢動了。
而阿豪則衝著我,一臉陰毒的說道
「今天我只要這個關東仔的命,和其他人無關,其他人可以走了!」
有膽小的人,朝着門口處小心翼翼的移動着。
阿豪雙眼透着仇恨的目光,衝著我再次說道
「我在莞城辛辛苦苦打下的家業,就因為你這個關東仔,全都毀了。關東仔,你要是男人,就別拖累別人。你過來,我們一起死!」
我手裡捏着鋼牌,死死的盯着阿豪。
而我的腦海里,也正急速的轉着。
今天的粵香樓,早已經被包下了。門口也布置了安保。
可這個阿豪,竟忽然上了樓?
「過來!不過來,所有人就一起死!」
阿豪看着我,大聲的嘶吼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