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畫心畫情難畫你
畫心畫情難畫你

畫心畫情難畫你唐絡宛

標籤: 安瑜 畫心畫情難畫你 秦澤銘 都市
都市小說《畫心畫情難畫你》是作者「「唐絡宛」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安瑜秦澤銘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趙平津蹙眉,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脫了。」「哦。」許禾乖巧的站起身,脫了外面的風衣。裏面『只有』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長度,很緊,裹出了凹凸的曲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2: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曾經奶聲奶氣追着他跑的小丫頭,都要做媽媽了。
他總感覺她還是從前那個小丫頭似的。
但一晃眼,卻是這麼多年過去了。
中午眾人都留在周家用餐。
江幽說團里要排練,她開車過去就行,趙厲崢還是起身送了她。
周太太就笑着對許禾幾人道「你們家大公子好事兒將近,這小兩口看起來真是蜜裡調油的甜蜜,訂婚後,結婚的日子也快了吧。」
許禾但笑不語,趙平津聲音淡淡「孩子們的事情,我和太太向來不干涉的,由他們自己定吧。」
鳶鳶提起上次來周家吃過的一道點心,周太太趕忙笑着讓廚房去做。
這話題也就自然而然的岔開了。
她覺得有點氣悶,站起身出了花廳。
周睿行體貼的跟過去,拿了披肩籠在她肩上「天冷,別著涼了。」
她淺笑嗯了一聲,攥住披肩的前襟,眸色透過窗格,望向遠處。
那一對璧人正比肩向前。
趙厲崢的手,與江幽的手指相扣。
不時低頭耳語。
他那樣不羈又狂傲的一個人,也有這樣溫柔繾綣的時候呢。
「看什麼呢?」周睿行溫聲詢問,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
她緩緩低了頭「有點冷,我們進去吧。」
「好。」周睿行貼心的扶住她,走回廳內。
簡瞳和許禾看着他們兩人恩愛的樣子,不由相視一笑。
簡瞳輕輕握住許禾的手拍了拍,她知道的,因為兩個孩子的緣故,這幾年許禾和厲崢母子關係都不大融洽。
她心疼自己女兒,卻也心疼厲崢,孩子們有什麼錯呢。
錯在他們身上更多,為什麼要在他們年少無知時說那些話語呢。
「厲崢,厲崢?你怎麼不說話啊,我喊了你好幾遍呢。」
江幽輕輕拽着他的衣袖,他驟然從那思緒中回過神來。
望着面前他喜歡的姑娘,她的肚子里,有了他們的孩子了。
他是歡喜的,但那歡喜卻又不如他曾經所想的那樣濃厚。
他握了握江幽的手,溫聲道「知恩沒了孩子,身體一直不大好,你有了身孕的事,暫時不要對外公開吧,畢竟孩子月份也還小。」
江幽怔了怔,緩緩點頭「行,聽你的。」
趙家沒將江幽懷孕的事對外公開,但關係親厚的這幾家,私下卻也是通了氣的。
因着趙厲崢和江幽訂婚的日子即將到來,現在江幽有了身孕,一些流程就必須要做出調整和更改。
幾家的孩子們也都知曉了江幽懷孕的事。
趙厲崢和江幽請他們吃飯。
眾人見了面,都道了恭喜。
但不知為何,每個人的心裏,卻都不曾如當初陳知恩有身孕時那樣的開心。
鳶鳶是他們這些孩子中,年紀最長的一個。
她和母親生的十分肖似,簡直活脫脫另一個季含貞,徐燕州對這個長女愛若珍寶,疼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如今依舊單身,之前巴黎遊學三年回來,已經是小眾派畫家裡嶄露頭角的新人。
去年剛在京都辦了個人畫展,十分轟動。
除卻她身份背景加持之外,個人極強的特色和天賦更為重要。
鳶鳶小時候和別的孩子不同,長大後更是十分的獨立特行。
季含貞和徐燕州都寵愛她縱着她,只要不違法犯罪不做壞人壞事,就算把天捅個窟窿,夫妻倆也不會說半個字。
徐家那對龍鳳胎更是對姐姐崇拜的不行,幾家的孩子們,也都對鳶鳶十分敬服。
哪怕趙厲崢早已是最出類拔萃的存在,但在鳶鳶跟前,他這個不大好相與的人,卻也有幾分弟弟的模樣。
「厲崢,你過來,我和你說幾句話。」鳶鳶叫了趙厲崢出來,又對江幽笑道「借你男人幾分鐘哦,一會兒給他全須全尾的送回來。」
她是搞藝術的,江幽是跳現代舞的,兩人其實還有點共同語言,也因此,往日里眾人聚會,鳶鳶和江幽倒還會多聊幾句,江幽最喜歡最親近的,也是她。
趙厲崢跟着鳶鳶到了外面露台。
鳶鳶倚在欄杆邊,拿出煙盒,取了一支薄荷綠的女士香煙。
她沒太大的煙癮,偶爾會抽兩支,有時候畫畫靈感來了,也會抽的凶一陣。
但她知道克制,因此父母也只是叮囑幾句,並不大管她。
「還是少抽點。」趙厲崢說著,自己也摸出煙點上了。
「訂婚禮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嗯,基本上妥當了。」
「趙叔叔和趙阿姨那邊,現在應該已經接受她了吧。」
「爸媽心裏不大高興我是知道的。」
趙厲崢說到這裡,蹙着眉深深抽了一口煙,又道「我這個人不大服管教,這些年,是傷了我媽的心了。」
鳶鳶沒再說話,只是沉默的抽完了一整支煙。
她轉過身時,很輕很輕的說了一句「也不知道知恩什麼時候能好起來,我昨天去看她,更瘦了,臉上沒一點血色。」
趙厲崢夾着煙的那隻手,忽然輕輕顫慄了一下。
「不是前幾天,陳叔叔他們剛去周家看她,說是大好了……」
他嗓子有點發黏,聲音也是沉澀的啞。
鳶鳶搖搖頭「你也去看看她吧。」
趙厲崢忽然有點說不出的難過。
本就說要去看她的,但江幽恰好有了身孕,她懷相不大好,在醫院住了一周。
他就把去看知恩的事兒給擱置了。
「好,我明天就去。」
鳶鳶忽然回頭看向他「厲崢,你們小時候那樣好……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你將來會娶她……」
「是我不好。」
趙厲崢緩緩抬起手,將煙蒂在煙灰缸中摁滅。
他手指一點一點用力,灰色的煙灰被碾開。
「是我對不住她。」
「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
鳶鳶嘆了一聲「江幽懷孕的事,她昨兒也知道了,不知道哪個嘴巴不嚴實的告訴她的。」
趙厲崢驀地抬眸看向鳶鳶「她……說什麼了。」
鳶鳶微微仰起臉,伸手將散亂的長捲髮都抓到腦後,她搖搖頭,不想讓自己掉眼淚。
「說什麼,說恭喜哥哥嫂嫂了。」
趙厲崢覺得那一瞬間,像是被忽然抽空了所有氧氣一般,心肺撕扯着一陣生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