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
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

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傾夏霞光

標籤:
火爆新書《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傾夏霞光」,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22:3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盛兮在說出盛楠時,本以為沈安和會吃驚,或者意外,但沈安和的表情卻是異常平和,甚至還帶着一絲瞭然。
盛兮輕輕挑眉,問他「你知道我會帶他回來?」
旺財如今是個成年狼身型,體重不輕,沈安和沒有盛兮的力氣,再抱了一會兒後便要抱不動,轉身便將旺財放到了床榻之上,同時回盛兮說「不知,但……梟王是盛楠我知道。」
盛兮眉頭一皺「你知道?」頓了一下她猛然明白過來,「所以,這裡的人都知曉盛楠是梟王了?」
「嗯。」沈安和將旺財放好後轉身過來,一手牽住盛兮,引着她坐了下來,「盛楠的身份在滄金閣里並不是秘密,這裡也有殘留的寧王逆黨,想要知曉並不困難。」
盛兮蹙起的眉頭不禁又緊了些,她知曉沈安和為何來此,也知曉了騏文帝派軍隊來這裡的目的。所以,當沈安和說出這話時,盛兮立馬猜到了先前池邑一直諷刺的事情「盛楠……是寧王之子?」
「是。」沈安和沒否認,抬眸看着盛兮,將騏文帝委派給他的任務說與她聽,「皇上讓我在審問完畢後,將所有寧王逆黨就地處決!」
盛兮猛然抬頭看向沈安和「可盛楠什麼都沒做過!」要不然,池邑也不會那般說了。且不僅如此,池邑一直不待見盛楠,還是因為他總是想拖其後退。
沈安和已經了解到了這點,沖其點頭「嗯,我知道。我已經從一些被抓來的寧王一黨嘴裏打聽出來了。只是,」他頓了頓,捏着盛兮的手不禁重了一下,「盛楠的身份無法改變。」
因為過了明路,所有人都知曉,他就是想要暗箱操作都不可能。
盛兮用力咬着牙,看出了沈安和的為難。可那孩子好不容易從池邑手裡逃脫出來,本以為苦盡甘來,難道就因為這個天生自帶的身份就要人頭落地?盛兮心中暗罵一聲,此刻無比憎惡這時代的株連制度。
見她幾乎要將眉頭連接在一起,沈安和不得不身上幫她輕輕撫平,安慰她說「你剛不是說盛楠已經跑了嗎?既然跑了,那就不用再回來了。」
他大可借口山林太密,毒蟲猛獸太多等,說自己愧對皇恩,沒能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務,屆時再尋個同盛楠身形相仿的屍體,偽造其身死之像。如此便能瞞天過海。只是真若這般做,將來盛楠再無法以真面目示人,唯有於暗中度日。
「那樣就太憋屈了。」盛兮低聲說道。
沈安和自是知曉憋屈,不僅憋屈,還時時面臨暴露的風險。可若想保命,這是眼下唯一的辦法了。
「皇上對寧王一黨之事深惡痛絕,就算有父親做說客,怕最後也要吃個閉門羹。」沈安和道。
他知道盛兮是決計不會看着盛楠赴那鍘刀的,他亦是如此。盛楠主動離開想來也不想讓自己牽累盛兮,如此,他便順水推舟,幫他策划出一
條活路來。只是這番之後,他們此生再見怕是無望了。
盛兮沉默不語,沈安和也沒有催促她,只是讓她現在這裡休息片刻,他出去處理些事情再回來。
盛兮看了眼床榻上的旺財,輕輕點了點頭。
待沈安和離開,盛兮坐在椅子上沒動,抬頭看向窗外想着盛楠的事是否還有破局之法。
這一想便是半個時辰,等沈安和再回來看她始終保持着原來的坐姿一動未動,不免無聲嘆息。
反手關了門,沈安和進而邁步走近,拎着椅子,於盛兮對面徑直坐了下來。
盛兮看着她這般輕輕眨了眨眼,下意識問道「怎麼了?」
沈安和看着她眼中的茫然,嘆息一聲後開口「我讓季梁說,山林中擊斃池邑的神秘人,是梟王。」
盛兮聞言蹙眉,同沈安和直視兩息,片刻後回神猛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想讓盛楠走出來?」
話雖疑問,但盛兮已經篤定了沈安和想要這般做。
而沈安和也的確是這樣想的「嗯,先造勢,等之後再編些言辭出來。至少在輿論上,要讓盛楠脫離滄金閣與寧王一黨。」
「可這好操作嗎?」盛兮不免擔憂。
沈安和笑着抬頭摸了摸她的手,說道「放心吧,我會讓這些話變成事實的。而且,這原本也的確是事實。」
正因如此,他若是叫人在其中摻雜些似真似假的消息,就算將來皇上派人來查,也不會有太大紕漏。
「只不過,」沈
安和看向盛兮,「眼下這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盛楠若自己不願意……而且,我們現在也的確找不到他。」
青崖部落山深林密,是個絕佳的藏身之地。盛楠若不想讓他們找到,藏於其中他們還真是沒轍。
不過他現在不出來也好,正好免了同那些滄金閣與寧王一黨扯皮的麻煩,便於未來將他摘乾淨。
盛兮聽着他的話嘴角忽地勾起一絲笑意,沉默稍許後忽然開口「的確,他想不想出來不能靠我們一廂情願。若是他沒這心思,那我們再努力也不過白白浪費感情。」說著盛兮嘴角這份笑意變得有些莫名起來,同時還夾雜着一絲隱隱惱意,「臭小子長大了,主意也變得多了!」
沈安和「……盛兮,你是不是忘了,盛楠其實比你還大?」這教訓孩子似的口氣……
盛兮哼了一聲「是啊,只可惜某些人只是年齡長,腦子不長!」
密林之中,藏着一處洞穴里的盛楠冷不丁打了個噴嚏。他靠在洞口的石壁上,看着那漸漸有了些天光的林子,臉上失落盡顯,心中更是說不出的難過。
兮兮,對不起……我也好想留在你和大家身邊啊,可,可我是寧王之子,這身份就代表着謀逆,我不能連累你們……沒辦法,我只能躲起來……兮兮,對不起,對不起……
且說盛兮這邊,沈安和見她好似有了章程,便問尋找盛楠要不要他派人幫忙,盛兮直接搖
頭「不用,再是心腹也要多擔一份風險,沒必要讓別人跟着一塊擔心。放心吧,我能找到他的!」說著盛兮看向沈安和,問道,「你呢?這邊需不需要我幫忙?」
沈安和笑着搖頭「不用,你已經幫我解決了最大的麻煩,剩下的那些問題用不了太久就能解決。」
「如此,甚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