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現言›池鳶霍寒辭
池鳶霍寒辭

池鳶霍寒辭佚名

標籤: 池鳶 池鳶霍寒辭 都市現言 霍明朝
小說叫做《池鳶霍寒辭》,是作者「佚名」寫的小說,主角是池鳶霍明朝。本書精彩片段: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着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只是玩玩而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9: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昨晚的氣氛褪去,如今擺在眼前的又是**裸的現實。
池鳶聽到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霍寒辭的。
昨晚霍老爺子看似什麼都沒有說,並且很巧妙的轉移了話題,但池鳶知道,霍老爺子並不是認同他們在一起了。
之後他會使出什麼手段,沒人清楚。
她看到霍寒辭按了接聽鍵,喊了一聲。
「舟墨。」
打來電話的竟然不是霍老爺子,而是靳舟墨。
池鳶這一刻有些感嘆,姜還是老的辣。
霍老爺子真是沉得住氣。
昨晚事情鬧到那個地步,結果到現在,對方竟然還沒打來電話質問。
可越是如此風平浪靜,她的心裏就越是不安穩。
總感覺最大的風浪還隱藏在後面。
而靳舟墨給霍寒辭打電話,自然是有關昨晚的事情。
他雖然用醉酒這個借口搪塞了過去,讓事情不至於鬧到不可收場。
但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靳明月並未喝醉,霍寒辭也是實打實的拒絕了人。
靳舟墨的語氣並未有任何責怪的意思,依舊溫和。
「寒辭,你還跟池鳶在一起么?」
「嗯。」
「我爺爺應該很快就知道這個消息,他老人家一直都以為兩家能聯姻,這事兒我會試着跟他溝通,寒辭,這是你最後的決定了么?」
已經決定要跟池鳶走下去,徹底放棄明月了么?
「舟墨,靳家那邊,就麻煩你了。」
不用再說其他的,靳舟墨已經知道他的選擇了。
他的眼裡划過一絲深邃,接着淺笑。
「好。」
掛斷電話,他看着屋子內的一片狼藉。
靳明月躲在被子里,連一根頭髮絲都沒有露出來。
房間內能砸的東西,基本已經全被砸了,隱隱還混雜着血跡。
鏡子的碎片在地上四處散落着,精緻的毛絨拖鞋上也點綴着幾滴紅色。
「明月,先起來吃飯。」
靳舟墨抬手推了推她。
靳明月沒什麼反應,這是她活了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如此失控,恨不得毀了一切。
一想起昨晚的點點滴滴,心臟就痛得喘不過氣。
筋骨揉碎,靈魂顫抖。
原以為她在看池鳶的笑話,沒想到卻被池鳶看到了最大的笑話。
她這高傲的靳家小姐,在對方眼裡還有地位可言么?
靳明月的睫毛狠狠抖了幾下,連嗓子都是沙啞的。
「哥,我不餓。」
「不吃東西,打算就這麼躺下去么?你也聽到剛剛的電話了,寒辭已經選擇了池鳶,並且要一直走下去,你現在這麼作踐自己,你覺得他會關心你一分?」
靳明月的身子又開始輕輕顫抖起來,眼睛早已經哭腫了。
眾人眼裡的靳明月,一直都是眾星拱月般的存在,何時如此狼狽過。
她死死的咬着唇瓣,嘴裏都是血腥味兒。
「哥,你說我該怎麼做?」
要怎麼做才能扭轉局面,怎麼做才能拆散那兩個人。
她已經開始慌了,想到霍寒辭清醒以來,她做過的點點滴滴,那些自以為聰明的舉動,如今卻成了最大的難堪。
他若是一直未忘記,那她的這些動作在他眼裡,有多可笑,多虛偽。
靳舟墨在床邊坐下。
「明月,你這一路走來,順風順水,難不成這點兒挫折就能把你打敗么?我早說過,池鳶不是普通人。」
「哥,我不懂。」
靳明月掀開被子,髮絲凌亂,眼睛腫得快要看不見眼前的場景。
因為長久的缺氧,她的臉頰通紅。
「我不懂她一個福利院里沒人要的孤兒,怎麼就不是普通人?我以為我動動手指頭就能碾壓她,可她卻給了我這輩子最大的屈辱,我不甘心!我不一定要報復她,我要讓她後悔昨晚踏進那個包廂!」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