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顧寧願薄靳夜

標籤:
科幻小說《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現已完結,主要人物是薄靳夜顧星寒,文章的原創作者叫做「顧寧願薄靳夜」,非常的有看點,小說精彩劇情講述的是: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 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 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 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 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6: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們傅家如今也沒剩下多少人了,要來救你,那是不可能的,還記得你的那個跟班嗎,他已經被羅煌弄死了,身體早就涼了,不可能再來救你,至於你們傅家其他的人,估計也被古武工會的人,幹掉地差不多了吧,
哦對了,還有你那個老公,你的表哥,你的姑父,都在那五區耗着呢,我不放告訴你,古武工會的人,早就在第十四區周邊,設立了禁戒線,事情沒成之前,是不會讓他們踏進第十四區半步的。」
顧寧願深吸了一口氣,沒吭聲,在心裏暗暗告誡自己,這個女人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要信。
宮允菲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嗤笑了聲。
「怎麼?你不相信我說的話,是不是?」
顧寧願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一則不想被她騙,動搖心神,二來,也不想聽到哪怕一絲一毫的壞消息。
於是,她乾脆轉移了話題,忍着寒顫,咬牙道,「你不會殺我的,羅煌說了,讓你把我的命留着,交給他。」
宮允菲一聽,果然被她牽着鼻子走,嘴角勾起譏諷的弧度。
「是,按照約定,我是不能殺你,可那又怎麼樣?你早晚都逃不過我們的手掌心,你的這條賤命,古武工會要定了,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折磨折磨你,最好把你折磨到半死不活,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我才能痛快,你知道么?這可是我和古武工會交換情報的時候,提出的交換要求,好在古武工會好說話,只要最終能把你弄死,過程慢一點,也無妨。」
說著,她眼底突然多了一抹陰狠,湊近了些,一字一句道,「顧寧願,如今你終於落到了我的手裡,我會把我昔日所受的恥辱,百倍千倍的加諸在你身上,我也要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她話里的惡意實在是太過濃重,顧寧願渾身不禁打了個寒顫。
可她什麼都沒說,表情也是冷漠的,像是完全不在意。
這幅表情,頓時激怒了宮允菲。
她突然揚手,一額巴掌就甩了上去,巴掌聲清脆響亮。
顧寧願的頭都被打歪了,被凍得麻木的臉上,感受到了絲絲縷縷的疼。
下一秒,又一個巴掌落了下來,這次,直接把她的嘴角都扇流血了。
她的臉漸漸感覺到了火辣辣的疼,想要抬手摸一摸,擦擦嘴角,卻是徒勞。
宮允菲此時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睨着她,再次抓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臉,用力摑掌。
打了大概有十幾下,她才鬆開手,氣喘吁吁地揉着自己的手掌和手腕,滿意地看着自己的「傑作」。
「要不要我拿鏡子過來,給你看看你現在的臉,是個什麼模樣?那可真是好看的很吶。」
顧寧願此刻是滿臉的巴掌印,被扇的腫了起來,嘴角都裂開了,血不停往外冒,看起來觸目驚心。
她腦袋暈暈沉沉的,眼前冒金星,耳邊全是嗡鳴聲,耳蝸都在陣陣作痛。
可她卻一聲不吭,從未呼痛。
宮允菲嘴角的弧度壓了下來,冷笑了聲,重新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你知道么,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現在這幅樣子,裝的堅強淡定,好像百毒不侵,什麼都不入你的眼似的,明明是個只知道依附於男人的賤女人,你跟我裝什麼高傲,別人覺得你有骨氣,我卻覺得你虛偽至極!我真不明白,你這麼虛偽醜陋的嘴臉,怎麼就沒人看得出來?他們都被你蒙蔽了眼睛,看來你哄人還真是有一套。」
顧寧願閉了閉眼睛,忍着噁心的感覺,吞了口唾沫,還是不吭聲。
宮允菲陰冷的眸子微微眯了起來,表情越來越難看。
「現在這裡又沒有別人,你做出這幅樣子來,給誰看啊?裝來裝去,就不覺得累么?」
顧寧願還是不回答。
她的忽視,敵得過千言萬語,頓時讓宮允菲的火氣直往上冒,一直燒到了腦袋頂兒。
她的身子突然往前傾,一把拽住了顧寧願腦後的頭髮,使勁兒往後扯,迫使她不得不抬起頭來,看向自己。
「我在跟你說話,你是聾子,還是啞巴?嗯?既然你這麼不會學乖,那我就不妨再讓你吃吃苦頭。」
說完,她從口袋裡摸出一把刮眉刀,靠近了顧寧願的臉。
「你說,你這張臉這麼好看,若是破了相,該怎麼是好?那樣的話,可就不能勾引人了……」
顧寧願感覺到臉上的皮膚,被刀片抵着,心口砰砰直跳,卻還是一動不動,只冷漠地看着她。
宮允菲本是想割下去的,可看着她的眼神,突然就覺得十分無趣。
她想要看到這個賤人崩潰求饒的畫面,想要看到她發瘋發狂的狼狽模樣。
而不是像這樣,用一種冷漠和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
思及此,她咬了咬牙,收回了手,把她的頭往旁邊一推。
顧寧願險些撞到浴缸的邊沿,噁心的感覺再度襲上來,胃裡翻湧的厲害。
宮允菲見她的表情難看,以為自己嚇到她了,心情這才又好起來些。
「嘖嘖,看來你也不是那麼的淡定嘛,原來你也很在乎你的容貌,不過很可惜,這張臉註定要失去價值了,反正左右你就要成為一個死人了,就讓你暫時盯着這張臉,再多待一會兒好了。」
說完,她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
是一個小瓶子。
顧寧願斜眼看到,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只見宮允菲從瓶子里倒出一粒小藥丸,捏着那藥丸,笑的不懷好意。
「顧寧願,我說過,我所受的屈辱,我一定會加倍奉還,不過我思來想去,怎麼樣才能讓你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最後也只能想出這麼一個老套的法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