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黑毛衣l

標籤: 李睿哲 柳下緒 靈異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是作者「黑毛衣l」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靈異,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李睿哲柳下緒,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馬紫靈沉迷於醫術醫學研究教學,更不願意聽從母親的擺布再去嫁人。
更何況,她這一把年紀了,真正是嫁不到好的人家。
年輕人自然是不願意娶她。
年紀大的早就當了爹了。
能嫁的只能是繼弦。
以馬紫靈的驕傲,怎麼可能去給人家當後娘。
所以,高不成低不成,將一個馬夫人愁得不行。
這還不算呢。
原本在京城好好的當她的馬先生也就是了。
誰知道,朝廷張貼告示徵集大夫來西北,馬紫靈就給梅兒說了她願意前往。
女子醫學院歷屆學員都是有有愛心有抱負的人,她們自然也紛紛站了出來。
待到馬夫人聽說女兒要遠涉西北瘟情時已經是她要啟程的日子了。
氣得那叫一個狠,當場就暈過去了。
馬紫靈連忙做急救處理。
等她娘醒來,一定要讓她答應不能去。
結果,馬紫靈搬出的是聖旨。
說聖上已經欽點了她為此次西北之行的帶隊人。
這個要求恕不能服從。
馬夫人又氣得唉聲嘆氣的,只能吩咐丫頭打點她的行囊。
又因為要長途跋涉,特意命丫頭劍蘭跟隨伺候。
馬紫靈原本是不打算帶劍蘭的。
結果劍蘭哭着要跟來。
後想想自己此行確實很忙,在衣食住行上也照料不過來。
乾脆就同意了。
此時的馬紫靈,正在接受着劍蘭的念叨。
「小姐,這哪裡是人住的地方哪,屋子這麼潮,屋頂還這麼爛,小姐……」
「劍蘭,你家小姐此番來西北是來救人的,不是來享福的。」正在翻看其他大夫送上來的醫案的馬紫靈直接喝斥「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但是,眼下的我不需要你這樣的關心,你是在打擾我了。你知道嗎?就在你念叨的這麼些功夫,在疫區就已經死掉數百人了。」
怎麼可能?
劍蘭嚇得不輕。
「你是不了解人間疾苦,所以不知道現在外面是什麼慘狀」馬紫靈深呼吸一口氣「他們遇上了大旱,顆粒無收,早就沒有了吃喝,是朝廷派了欽差帶來了賑糧讓他們原地安置下來。剛能解決吃喝問題就遇上了瘟疫。」
「你看看,這些,這些,大面積的死亡,一家死了一大半,甚至有全部都死光光的,你我還好好的活着,有什麼理由抱怨住的不好吃的不香?」
劍蘭一下就跪了下去。
「小姐,奴婢錯了,奴婢錯了。」
「行了行了,出去忙你的吧,別打擾我。」
馬紫靈是真的很憤怒。
因為從一開始出現疫情的時候,梅院長就上書朝廷給了防控措施的建議。
朝廷也頒發了相關的政策律令。
但是,行不達底。
上面怎麼說,下面的人卻是陰奉陽為。
她敢保證下面的人沒有嚴格按照梅院長說的來做。
否則不會是眼下的慘景。
這完全就已經發展到無法控制的程度了。
「姑娘,在下是這兒的守將,姓蘇。在下想請教馬先生,有勞姑娘通傳一下。」
劍男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想見小姐?
男女授受不親。
「劍男,請蘇將軍坐,我馬上就來。」
「是,小姐。」
好吧,小姐都說要見了,她一個丫頭還敢阻止不成。
蘇將軍坐下不一會兒,就見馬紫靈來了。
「在下蘇逢成見過馬先生。」
他聽說朝廷派來的領隊是一個女人的時候,那種震驚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後來才知道,這一位在盛京還是很有名氣的先生。
是他太孤陋寡聞了。
「蘇將軍多禮了,請坐。」
馬紫靈坐下,和蘇將軍說起了眼前疫情情況。
「隔離的情況可有嚴格執行?」
「有的,適才接到朝廷最新命令,必須嚴格執行。」
有那不聽勸的女子捨不得放開孩子的,一併拉去隔離。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
「我們曾開了藥方,好人預防,病人治病的,可煎了給他們服用?」
「正在進行。每個村都有大鍋熬藥呢。」
「還有就是口罩的使用情況?」
「村民們說帶着勒着不舒服,有說帶着呼吸不早暢,」
所以,這一件事並沒有落實。
「蘇將軍這件事必須嚴格執行,防瘟不是哪一個單方面的事兒,我們的防疫措施是每一步都要嚴格執行,一旦哪一個環節掉了鏈子,其他做再多的努力都白費功夫,功虧一潰。」
這麼嚴重?
「拜託蘇將軍了。」
馬紫靈甚至站起來行禮。
作為一個醫者,她是深深的知道不遵醫囑將是多麼大的悲劇。
「民眾不知,短時的不適合,不方便是為了換取長久的活命。」
如果不戴口罩,可能會感染瘟疫,以後可能就會壓根兒都沒有了呼吸的機會。
「好,在下立即就去安排。」
只是,蘇將軍想要特效藥。
「沒有,目前為止,你們當地的大夫,我們盛京來的,所有人都看過了,都發現沒有特效藥。如今能做的就是防疫。」
蘇將軍臉上有明顯的失望神色。
「實不相瞞,瘟疫已經傳到了我的軍隊中來了,如今,已經有六個兄弟丟命。」
他心疼啊。
那些都是他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
他們上過戰場,沒有死在敵人的刀劍下,卻死在了悄無聲息的瘟疫面前。
真正是讓人想不通。
「蘇將軍,行動起來吧,只有想辦法阻斷瘟疫,才有活命的機會。」
「好。在下告辭。」
蘇將軍作揖謝過,大步離去。
「小姐……」
劍蘭有些不敢相信,這還是她伺候的小姐嗎
也是,小姐在醫學院的情況她一無所知。
只有每次小姐回馬府後她才上前伺候。
她伺候的小姐是溫柔的。
從來沒看到過這樣的小姐,很嚴肅,很犀利。
甚至敢和一個將軍對視,隱隱中還有發火的意思。
嘖,那可是將軍啊。
她看着就害怕的冷麵男人。
小姐和他說話不僅不害怕,還那麼的有氣勢,力壓他啊。
「你去幫忙做點什麼吃的來吧,我餓了。」
馬紫靈懶得和這個丫頭較真。
她馬紫靈,從進了女子醫學院後就不再是以前的馬紫靈了。
有時候連自己都覺得很神奇,真的想不到她像脫胎換骨了一般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